《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後,國內安寧善終重要推手、北市聯醫總院長黃勝堅坦言,不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恐無法善終,簽了也不一定善終,必須有照護計畫並加以演練,台灣已有60幾萬人簽署安寧緩和意願書,但簽署預立醫療決定者僅兩千多人,其中醫療人員簽的並不多,可能是覺得與擔負的使命有違,安寧善終要翻轉的不只是醫療文化,更是整個社會文化。

不過,黃勝堅覺得,病主法至少搭起一個平台,供人討論生死而不再避諱,生死絕非醫療問題,而是整個生命議題、全能照護議題,這就是難得的進步,但還可更友善,如參與諮商門檻下修,或部分費用由政府補助,有意願者會更多。

事實上,近年的安寧照護,已開始自醫院走向居家,世界先進國家都已發現,以往的醫療資源太過集中了,將來很多醫療照護都應離開醫院,重返社區與家庭,需要重裝備或精密儀器時才回醫院接受治療。

黃勝堅以個人經驗指出,過去他擔任台大金山分院院長就開始做居家安寧療護,主要因為當地老人家有此需求,想在家壽終正寢,且鄉下地方人情味濃,社區鄰里之間相互看顧關懷,比冷漠的都市容易落實,也是成功的基礎。

黃勝堅說,居家安寧療護的重點在於每個生命都很精采,每個家庭都有各自的恩怨情仇,都具有唯一性,過去只是處理病症或只看數據,沒有深入病人的周遭與心理狀態,這需要足夠的團隊與資源,要能進入社區,了解病人需要,才能達到安寧療護的量能,雖有困難,但值得醫療團隊再努力。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些未了之事,如果一定要到終點站才設法彌補,可能措手不及、抱憾而終,如果能夠提早面對,才是對生命負責的態度,而何謂善終?黃勝堅形容得很傳神:「就是往生時嘴角可以掛著微笑,家人只有淡淡的悲傷,心裡帶著笑意來送終。」而死亡的真諦,最好還能有機會彌補生命的裂痕,這包括對自己、家人以及社會。

#社區 #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