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抗爭持續不斷,北京為預防局面失控已派駐武警至深圳地區,反對人士亦於周末擴大示威規模以升高壓力,局勢發展詭譎不定,引發各界高度關注。

從此次抗爭的規模、延續的時間及手段而言,早已超越了對於修法的不滿,顯現港民對於港府統治的高度不滿,甚至是對於「一國兩制」的質疑。以香港在全球金融的重要角色而言,如此大規模抗爭必然引發亞洲及全球的高度關注,美國對此事件的反應尤其受到各界的注視。

實際上美國對於香港抗爭事件的態度游移不定。一開始川普總統表示香港抗爭是一場騷亂,屬於中國內部事務,理應由中國自行處理。此言顯示川普在意的僅為美國的經貿利益,在與中國正進行經貿協商時,不願橫生枝節,然而川普的立場與美國外交的一貫作為有所不符,歷來美國總統及國務院均會對其他地區的民主運動加以聲援。

或許是受到美國國會議員及官員的影響,川普對於香港抗爭的態度隨後改變,他在推文表示,中國也很想與美國達成貿易協商,但希望北京當局能先以人道的方式處理香港問題。此次川普不只關切香港抗爭運動,還希望北京能以人道方式和平處理,並將之與中美經貿協商掛鉤,當作協商的籌碼。

北京當局早已認定香港此次抗爭背後有國際勢力支持,並特別指名是美國及台灣。媒體報導北京也傾向認為抗爭是挑戰港府及自身的統治權威,為了預防香港局面失控或發生政治動亂,也已派駐大量的武警在深圳地區。美國此時再公開喊話要北京以人道方式處理香港問題,將更讓北京覺得美國在中國境內進行顏色革命,以遏制中國的崛起,中美關係勢必因此而更加惡化。

至於川普想以香港議題要脅北京在經貿協商中讓步更是一廂情願,如果北京認為香港抗爭是顏色革命,且事關國家主權及安全利益,豈能作為經貿議題的讓步籌碼?同時從近期美中經貿協商可看出,中國對於協商已有自己的底線及腹案,不會因為美方的升高施壓而讓步。

川普雖然要求中方要以人道方式解決香港問題,但本質上是為了避免香港問題走向衝突化,最終導致北京以武警或解放軍介入,如此勢必導致香港及亞太地區金融與經濟情勢惡化,影響美國經濟的復甦,川普也面臨如何處置香港議題的尷尬局面。一方面美國有一中政策,支持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無法過度介入香港抗爭活動,遑論支持香港脫離一國兩制;另一方面美國也無法坐視中共以武力鎮壓香港抗爭而毫無作為。基本上,美國應仍是希望香港維持穩定繁榮,此點與北京有共同的利益。

雖然香港的抗爭及示威活動仍然持續,然而在香港各方包括商界如李嘉誠等人及國際上呼籲要避免暴力化的情形下,以及中共武警在深圳進駐的警示,香港近日的抗爭活動已見到減少暴力化的趨勢。對於北京而言,如果香港抗爭升高,導致武警必須介入,也將是棘手的挑戰,應該也不樂見其發生,現在派遣武警進駐深圳,是以預防及嚇阻為主。然而,香港的抗爭在五大訴求未被有效回應前,短期內也不易平服,仍有待港府與抗爭者的對話溝通及相互妥協後才能解決。(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學院院長)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