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體制的靈活性,是大陸體外的重要渠道。圖為香港街景。(記者呂佳蓉攝)
香港體制的靈活性,是大陸體外的重要渠道。圖為香港街景。(記者呂佳蓉攝)

香港權威財經專家表示,對大陸的發展來說,將香港變成與大陸其他城市是完全沒有好處,香港是自由港、零關稅區,大陸需要香港的開放度,它便於大陸做一些不希望在體內做的事,需要在體外有一個渠道,在涉及貿易與金融層面上,通過香港望向全球是方便得多。

近來香港的「一國兩制」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本報記者上月赴香港採訪一名熟知香港經貿發展與陸港經貿財經專家,他從香港體制、經貿發展與大陸的需求剖析陸港關係。

針對有一方認為「一國兩制」久而久之會成「一國一制」,「一國一制」又可能是香港制或是大陸制,但是香港財經專家指出,對大陸的發展而言,將香港的「一國兩制」吃掉一點好處都沒有。

零關稅自由港優勢

他表示,香港背倚大陸,面向全球,大陸的經濟發展已非簡單的將貨賣出去,錢進得來,而是希望能夠在全球不同地方有他的資源、市場與拓展點,香港的特殊地位在於其資金完全自由流動,這在大陸不可能發生,再加上全球少有的零關稅,開放度是大陸看待香港最重要的一環。

在論及香港與大陸的關係時,該人士表示,體制上看,過去珠三角的整合是由地方政府與企業主導,但是粵港澳大灣區的架構明顯,由大陸國務院副總理韓正牽頭,發改委負責,並有中央的大灣區領導小組負責領導,該小組成員有特區首長、省書記,以及中央主要部委。

陸港接軌全球雙贏

從經濟發展來看,大灣區有著中央的參與是必要的,陸港民間的流進流出需要許多配套措施,政策上的安排日益迫切,其中需要中央做協調,像是物流與交通已超過地方政府職責能夠拍板。

該人士表示,大灣區的挑戰在於要保持兩套不同制度,並要解決五大問題,包含人流、貨流、基金流、服務流與信息流,配套若能做好,香港能夠幫助大陸與全球接軌,香港亦能受益,雙方都能減輕負擔。

「我們不怕大陸開放,是害怕它不開放」,該人士如此表示,大陸越開放,在海外的投資貿易活動越多,上海可做在岸市場,在大陸國內服務;香港可做離岸市場,體制與大陸不同,香港是普通法,是英美國際的一套制度,這對大陸是更需要,越開放的大陸更顯「一國兩制」的重要。

#大陸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