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從中國學了這個規矩,天皇的服裝顏色稱為黃櫨染,在古代禁止其他人使用。對這顏色好奇的讀者,可以去找天皇當年登基大典時的照片來看看。另一種顏色是鬱金色──此鬱金不是荷蘭鬱金香,而是原產地在中南半島的鬱金和薑黃(現代主要用來做咖哩)。其所染出的顏色稱為鬱金色,在唐宋時期的女裝界極為熱門。

要染出略深的紫色需要重複染四、五次以上,極為費時耗力,價格高昂也是理所當然。孔子曾經說過「紅紫不以為褻服」,因為這兩種顏色的衣料都很貴,拿來做內衣穿太奢侈啦!

君愛柘黃 妃喜鬱金

齊桓公遏止紫色流行的方法是宣稱自己討厭紫布的臭味,這也反映出紫草染色的特點:有明顯的味道。我以紫草染過幾塊料子,做成的衣服放了幾年後依然帶有紫草特有的氣味。

對於這個問題,漢代以後的人用紅花和藍靛套染,紅藍混合後變成紫色──而且紫草染出的紫色有些灰暗,套染法可以染出比較明亮鮮豔的紫(但不會像現代染料般浮華),唐代人還多了蘇木可以選擇。不過唐代社會還是比較推崇紫草染出的紫,到了明代,染坊裡染紫就已改為蘇木和紅藍套染法了。

藍染在中國歷史十分悠久,蓼藍(蓼,音瞭)、大藍、菘藍等多種植物都可以用於染藍。早期是用新鮮藍草汁來染色,因此頗受產季限制,春秋戰國時期發明了發酵法,此後就可以預先製作藍靛(也叫靛青),需要時再將其還原染色。成語「青出於藍」出自荀子《勸學篇》:「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指的正是以製靛染青的工藝。

優質藍靛染出的布料不但色彩濃郁,而且「紅焰之色隱然」,來源於靛藍裡的微量靛紅,這種顏色稱為「紺」(音幹,深青揚赤色),用於齋戒等重要場合。後代皇后禮服也大多是紺青或深青色,大概也是著眼於這種顏色沉穩又高貴華麗,同時還能顯白的好處吧!李漁《閒情偶記》中大讚玄青色「面白者衣之其面愈白,面黑者衣之其面亦不覺其黑」,而且顯年輕、顯素雅,可謂妙處無窮。

藍草不僅能染出深青色,透過不同的濃度和染色時間,可以變化出縹色(縹,音漂,色青白)、天藍、翠藍、月白等各種藍色。由於藍染的布料不易褪色又耐洗滌,十分受到平民百姓歡迎。此外藍草還有清熱涼血、消炎解毒的功能(現在常聽到的板藍根就是藍草的一種),其染成的青布也可以當作感冒時的替代用藥。據說臺灣早年種藍作靛的人家,光憑著手上染痕就可以在店家賒帳──因為制靛收入穩定,不怕他賴帳!

三原色中的紅和藍都說過了,接下來要說的黃色,也是種時代性比較強的色彩。在秦漢以前,黃色染料以梔子為主──不是大家熟悉的梔子花,而是單瓣梔子所結的果實。梔子可以染出鮮黃到橙黃等顏色,染色方法簡單,染出的顏色也很秀麗。

在《史記貨殖列傳》中記載「千畝梔、茜……此其人皆與千戶侯等」,可知當時對梔子、茜草等染料作物需求量很大,種植收益極佳。《漢官儀》云:「染園出梔、茜,供染御服」,可見君王也穿梔子染出來的服裝。然而梔子黃不抗日晒,後來就慢慢退出布料染色的圈子,但還是用於食物染色,例如黃蘿蔔通常就是用梔子染色。魏晉南北朝時可能比較流行用黃蘗(音播)來染黃,鮑照《擬行路難》:

「銼蘗染黃絲,黃絲歷亂不可治。」描繪了把黃檗木切細染絲的工藝,也暗指詩中女主角的心苦──黃蘗味苦。後來也常用黃蘗染紙,以苦味來防蟲蛀。

唐、宋時有兩類黃色的名聲最大:一是黃櫨或柘木(柘,音浙)所染出的赭黃色(赭,音者),這兩種染材染出來的料子在日光下呈現帶著紅光的黃色,到了燭光中又變成泛著黃光的紅色,這種特殊效果很受隋文帝喜愛,因此常穿柘黃袍。唐代皇帝沿用了這個習慣,並進一步禁止其他人使用。一直到明末,柘黃色都是皇帝專用的顏色,清朝時才改以明黃為皇帝服色。

日本從中國學了這個規矩,天皇的服裝顏色稱為黃櫨染,在古代禁止其他人使用。對這顏色好奇的讀者,可以去找天皇當年登基大典時的照片來看看。另一種顏色是鬱金色──此鬱金不是荷蘭鬱金香,而是原產地在中南半島的鬱金和薑黃(現代主要用來做咖哩)。其所染出的顏色稱為鬱金色,在唐宋時期的女裝界極為熱門。

雖然它們也是不耐日晒的染料,但鬱金色略帶螢光感,比起其他染料染出來的黃色更加明亮醒目;加上染料本身也是香料,其染出的衣物自然帶有香味,這兩樣特點使得當時人十分著迷,經常寫入詩詞中,例如「淡黃衫子鬱金裙」,是用兩種不同的黃色搭配出詞人記憶中永恆的倩影;「入夏偏宜澹薄妝,越羅衣褪鬱金黃」,顏色略褪的羅衣展現出夏日慵懶的氣氛。

據說楊貴妃就是鬱金色的愛好者,經常穿鬱金色的裙子,因此鬱金裙也成為不遜於石榴裙的流行款。李商隱〈牡丹〉詩:「垂手亂翻雕玉佩,折腰爭舞鬱金裙。」更是以身著鬱金裙婀娜起舞的舞姬,比喻風中搖曳的牡丹花(垂手、折腰都是舞姿),極富形象化。

明代染黃色則是以槐花為主,可以染出鮮豔的黃色。槐花不但可以染黃,改用青礬媒染時又可以得到「油綠色」,和藍靛套染時則是「大紅官綠色」,另外也可以用槐花花蕾來染綠,是種兩用型染料。

織錦閃色 染藝繽紛

除了上述染料外,還有許許多多礦物和植物都曾用在染色中。當時的人還使用不同顏色的絲線紡織出各色布帛錦緞,如經緯異色織出的「閃色」、花紋鮮明的「織錦」等,使色彩的世界更加繁華燦爛。

現在的人誇讚日本十二單高貴豪華,但不知道這種服飾的起源本是因為平安中期廢止遣唐使,從中國進口的唐錦缺貨,高貴的妃子或許還穿得上彩色的唐錦,其他家世稍遜的女子只得疊穿不同顏色的衣物以模仿唐錦繽紛色彩,以此互相爭妍呢!

(待續)

#種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