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政治版圖似乎吹起重整風,小黨在藍綠兩大黨之間紛紛尋求立足,但也潮起潮落。當藍軍內部因初選遺緒而醞釀分裂危機時,綠營內部也因初選裂痕而出現分裂。其中「一邊一國」黨針對性強,擺明是對蔡總統在民進黨內強勢領導的反彈,後續能引起多少共鳴尚不可知,但至少能提供民眾脫離藍綠二元框架下,另一個檢視蔡總統執政風格與言行是否一致的機會。

一邊一國黨的成立宣言直指民進黨建黨初衷與理念已經被棄,「一人」凌駕於「一黨」之上,民主機制蕩然,更矮化成一言堂。不知是不是現世報,2011年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時,痛批馬英九總統兼任國民黨主席是一黨獨大、一人獨大;2014太陽花學運爆發後,蔡更與學運領袖唱和,批評馬英九政府背離民意,黨意凌駕民意之上。而如今完全相同的指控,卻回頭嚴厲地指著蔡總統。

當此刻蔡政府與綠營無所不用其極黑韓,尤其對韓市長「說大話」嗤之以鼻時,蔡總統其實更是個不遑多讓的「大話總統」。2016年蔡上台後,馬上背棄了2011年自己未來當選總統不會兼任黨魁的承諾。她自圓其說表示是為了要適應現在所面對的政黨再輪替,與民進黨第一次在國會過半新的政治情勢,一副身不由己的「無奈」。此外她更解釋自己的兼任和馬總統的兼任不一樣,因為她改了黨章,政務官無黨職,但地方首長有黨職,所以不會出現黨意凌駕民意的情況。但看看現任總統府祕書長陳菊身兼民進黨中常委,對照前面那越描越黑的說法,不也是大話一則?

這些黨意凌駕民意,甚至背離自己過去承諾的大話,在蔡政府3年執政中不勝枚舉。從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改、保證電費不調漲卻跳票、表示尊重學術自由卻「卡管」、誇口非核家園卻重啟核二廠運作、開放核食與美豬立場也前後搖擺。在野時說要降低投票年齡至18歲,要修改立委選制,讓票票等值,更要降低《公投法》門檻讓人民做主。結果2016國會拿下過半席次後,其口中悖離民主、票票不等值的選制突然變得公平合理。而公投門檻降低則讓蔡政府在去年慘遭民意修理,於是馬上著手修法閹割。

當然一邊一國黨出現的導火線,無疑是蔡總統在黨內總統初選過程中,不斷違反自己公布的初選辦法,粗暴把競爭對手賴清德與民進黨過去多元民主競爭的傳統一併下架,讓他們忍無可忍。如今蔡總統只好拿著「恐中」牌與誇大的「亡國感」,遮掩自己執政的荒腔走板與一人凌駕一黨之上的權力慾,挾持不滿的綠營支持者繼續選擇含淚投票。一人凌駕一黨,那個黨爛掉也就罷了,一般民眾難道還要任其一人繼續凌駕全國?(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