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因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引發的抗爭活動,迄今並沒有偃旗息鼓跡象,不斷爆發的暴力衝突,引起大陸官方和民間的高度關切,大陸輿論開足馬力,加大對暴力的批判,其中尤為引人注意的,莫過於大陸對所謂幕後黑手的抨擊。

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在一個內部場合,指責美國和蔡政府是香港危機升高的幕後黑手。隨後大陸國台辦發言人表態,認為民進黨和蔡政府在香港局勢中扮演「極不光彩的角色」。大陸媒體刊發文章,細數香港民間抗爭過程中的台灣角色,包括台灣民主基金會的資金支持,台灣NGO和社運人士與香港抗爭人士的互動等。

可以看到,大陸官方與輿論相信,蔡政府不僅為選舉利益而炒作香港送中事件,更配合美國的戰略意圖,利用香港問題給大陸製造麻煩。換言之,在大陸官方和民眾心目中,蔡政府不僅對香港抗爭人士給予口頭支持,還提供人力、物力支援,鼓勵暴力升級。

大陸社會對蔡政府因而群情激憤,官方順勢升高對蔡政府的施壓。7月31日大陸無預警宣布暫停陸客來台自由行試點,讓台灣觀光產業受到衝擊,隨後又宣布暫停大陸影人參與金馬獎,兩岸文化交流因而蒙上陰影。官方連續發布兩大緊縮兩岸交流重大措施,雖未明言是否與蔡政府支持香港抗爭有關,許多媒體的評論文章卻認定,就是對蔡政府干預香港事務的報復。

持平而論,大陸對資訊的掌握與解讀可能有落差。香港爆發反修例抗爭後,蔡英文確實有如撿到槍般瘋狂掃射,但都是出於選舉策略的需要,企圖極大化炮製選民的芒果乾(亡國感),順勢指責藍營「賣台」,所有行動都是針對選戰對手,而不是中國大陸。

蔡政府確實多次表達對香港抗爭活動的同情與支持,並指示要對港人來台給予「個案人道援助」。但都只是在口頭層次,某種程度上不過是在吃大陸的豆腐,先前有30位香港抗爭人士來台尋求庇護,但最終都不了了之,因為蔡政府無法核實確認這些人的身分。

更重要的是,如果熟悉台灣政治運作細節,了解政黨與社運團體的關係,就會知道,NGO、社運團體和政府與政黨是夥伴關係,而非從屬關係,政府或政黨對NGO與社運團體並沒有絕對的控制能力或者影響力,許多NGO和社運團體不僅不聽命於民進黨,有時候還會出面「對抗」。去年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就是一個典型的事例,蔡政府不但不肯支持,私底下還表達了反對,但依然不能阻止相關團體策動提案連署。

至於台灣民主基金會,是一個由政府贊助設立、獨立運作的超黨派組織,主要由外交部逐年編列1.5億元政府預算維持運作,董監事及正副執行長等重要人事,依各政黨立法院席次分配,並非政府能夠控制,很難相信超黨派的民主基金會有動員港人抗爭的意圖與能力。

換言之,所謂對港人抗爭提供支持,最多屬於宣示性質,只有鼓舞振奮之效,卻難以產生實質作用,宣示支持香港抗爭活動是否「光彩」,或許還有討論空間,但如果認定台灣是「黑手」,就太高估了蔡政府的能力。這或許也說明,香港和大陸對台灣政治運作的實際仍然了解不夠。

不過大陸民間把香港暴亂的責任歸咎美國與蔡政府,對台灣群情激憤,卻是真實的存在,任由這一趨勢發展下去,勢必對兩岸關係造成衝擊,原本已經陷入對立狀態的兩岸互動,特別是民共關係,將難有轉圜餘地,兩岸對抗伊於胡底?

本於管控兩岸風險,維繫兩岸融合發展大局,我們建議大陸實事求是認定蔡政府在香港問題上的角色,避免因過度高估而誤判台灣政情與兩岸關係,尤其要避免因誤判而做出錯誤決策,對兩岸大局反而造成不利影響。蔡政府撿到槍,固然炒作的熱鬧,但因此而收穫的民意支持度,在後續的選舉攻防中會被打回原形。

我們更希望蔡政府懸崖勒馬,操作香港危機獲取選舉利益,既不道德也不會有用。台灣當然應該支持香港民主,但不能鼓勵暴力,對香港一國兩制問題更要認識清楚,民進黨有權利反對台灣實施一國兩制,對香港的一國兩制,不但不應該反對,反而應該支持,一國兩制是香港保有自主與民主的制度屏障,取消對香港不利。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