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美國訪問的前新北市長朱立倫,重申支持香港反送中抗爭的立場,並主張堅持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應該成為國民黨的共同立場。對此不少國民黨人響應,認為國民黨應該展現與大陸不同的立場。

朱立倫也不忘關注香港反送中對台大選的影響,認為國民黨若有明確的態度,可以降低民進黨的政治操作空間。自從香港民眾展開反送中抗爭以來,蔡英文就如同撿到重機槍,幫助她進一步鞏固操作反中的正當性,也讓她的民調步步提升,終於跟韓國瑜拉開差距。通過朱立倫表態,可以看出國民黨人的憂心忡忡與無可奈何。

藍營表現進退失據

但如同國民黨最近幾年的一系列兩岸表現一樣,這次的國民黨依然陷入進退失據的狀態,不知所措只能在民進黨後面拿香跟拜。誠然,台灣作為民主社會,看待港人的民主訴求應該表達支持,民進黨一開始設定的議題戰場可謂精準,也讓國民黨無從反駁。但問題就在於,香港這次大規模的抗中真的與民主人權有關嗎?

如果細究這一問題,恐怕不能盡然得出這一結論。港人追求真普選與北京政府關切候選人的最終決定權,二者的目標差異導致了2017年政改的失敗,此後港人對港府和北京的信任度和好感度不斷下跌,雙方的鴻溝短時間內難以彌合。

拋開政治正確的論述不談,台灣的民主化進程其實清楚表明,民主進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策略上的妥協不等於失敗,所以當時香港內部不斷傳出「袋住先」的聲音,只是無論香港的民主派,還是台灣的外部看客,都會為了追求政治正確而不顧政治現實而拒絕妥協。結果證明,這種做法並不能幫助港人真正實現普選,而最多只是避免自己在內部黨爭中失分。

現在港人反送中抗爭,實際上依然是延續過去的對抗邏輯,所謂的「反送中」也不過是「反中」的代名詞,因為從《逃犯條例》的修訂本身並不能看到他們所謂的送中疑慮,一切訴求的背後,依然是對北京的不信任。

有意思的是,港人這種思維邏輯,台灣人應該不會陌生,國民黨人應該更是可以感同身受,因為馬政府執政8年,就是被困在這種思維邏輯中不能自拔,因而任由民進黨操弄反中恐中意識形態,最終導致太陽花學運的爆發,馬政府兩岸路線一夕崩解,直到現在沒有在兩岸問題上找回原有的話語主導權。

換言之,國民黨現在苦思如何避免在香港問題上失分,其實同樣是在延續過去3年的重大難題,就是如何面對中國,以及台灣如何尋找合適的兩岸路線。如果台灣能夠解決這些問題,那麼看待香港問題的立場就會清楚很多。相反,如果國民黨在香港問題上依然不能擺脫對民進黨論述的拿香跟拜,其在兩岸問題上註定只會繼續進退失據,不知所云。

分享兩岸司法互助

國民黨人必須思考的是,如何克服恐中情緒導致的理盲,讓政策辯論回歸客觀事實及其背後的是非曲直,面對民眾針對法理和執行層面的諸多關切,應該思考如何化解。這次反送中問題就是如此,國民黨擁有豐富的兩岸交往經驗,兩岸司法互助有前例可循,國民黨大可將這些拿來與港人分享,在大陸與香港的爭執中扮演建設性的調解角色。至於現在國民黨人的紛紛表態,除避免失分外,既不會幫助自己開拓票源,也無法贏得大陸的好感,終究會讓自己與正確路線南轅北轍。(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