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與善終是高齡社會必然面對的議題,本報昨舉辦安心終老論壇,獲得民眾熱烈回響。其中,安樂死、科技產品運用、對長照政策無感,是在場民眾拋出的3大問題。

知名體育主播傅達仁去年遠赴瑞士安樂死,全家聚在一起吟唱「奇異恩典」後,服下藥劑迎接死亡,以尊嚴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參與論壇的88歲王先生受到傅達仁的啟發,對於台灣不允許安樂死,感到不解。王先生表示,人老了,器官將跟著衰退,眼見自己的聽力衰退、聲帶日漸沙啞,總有一天無法與家人好好說話,活著沒意思,期盼衛福部開放安樂死,讓老人有尊嚴離世,同時減少資源浪費。

曾在長照機構服務的年輕觀眾也發言表示,許多長者入住機構後,只盼兒女盡到陪伴的責任,不希望兒女為了照顧長輩賠上自己的人生,因此,長照機構更需要科技的介入,盼衛福部為樂齡科技編列預算,減輕長照人力負擔。

另有一名參與論壇的長者指出,長照從1.0轉變到2.0,雖是一大德政,自己卻難以有感,呼籲政府多加宣導,讓更多人認識長照2.0。

面對民眾提出的3大問題,衛福部次長薛瑞元表示,安樂死在台灣無法推動,在於民眾對善終的概念尚未成形,若能透過《病主法》,在臨死前得到好的照顧和對待,也許就不需要走到安樂死這一步。

針對科技在長照機構的運用,薛瑞元表示,未來獨居、雙老的比例將提高,衛福部計畫推動銀髮友善住宅,透過人與人之間的互相照顧,塑造家一般的感覺。屆時,科技產品的進入也會更容易。

至於長照2.0令民眾無感,薛瑞元強調,政策上路的3年間,衛福部都著重於布建資源,加上失能程度較嚴重者,多入住機構或聘請外籍看護,導致部分民眾感受不到。他認為,政策的宣導是衛福部需改善之處,將持續努力,突破瓶頸。

#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