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當年迷上日劇時,心裡非常掙扎。

有啥好掙扎呢,追劇就行啦。不,不是這麼簡單,我一直牢記著日本侵略中國的國仇家恨,「那時我還是個國中生,日本鬼子拿槍戳指我的心臟,差點斃了我……。」曾是青年軍的父親,常常跟我提起他在對日抗戰時期親眼目睹日本軍人屠殺村民的往事。

所以,當發現自己竟然喜歡上「仇人」的電視劇以及劇中展現的日本生活細節之美時,內心很是痛苦。思考良久,「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最後是被這句話給點通了,才打開心結不再糾結,敞開胸懷接觸及欣賞日本文化。因此,當台北市文化局結合民間團隊一起活化老屋,大街小巷陸續出現修復完成再利用的日式老房子時,我也就視其為城市裡的桃花源,需要時便遁入,然後在裡面逍遙╱消磨╱消費╱銷魂。

這其中,最常去的是「一號糧倉」。完整重現日式大木桁及天窗架構的這兒,過去是日本在台北興建的第一座糧倉,現在也是個No.1的糧倉--匯集神農獎與比賽冠軍的在地生鮮蔬果南北貨於一堂。老同學小梅自美返台,帶她來此見識,她哇聲連連:「台灣小農太厲害了!」都好想吃?沒問題,內設的樓中樓餐廳全採用這些小農食材,兩人點了沙拉(品嘗到不易發黑的金針花新品種「台東7號」)、台灣牛越式和粉(芸彰牧場每周五凌晨現宰直送)、法式油封鴨腿飯(振聲神農獎56天櫻桃鴨)、豆漿慕斯甜點;臨走回眸,堪稱蜜粉的她,挖寶似地發現了以四層蜂箱收集整季熟成蜜的蜜露瓊漿,她說一般僅用二層,蜜蜂釀蜜不及風味不足酵素不多,試吃後認為此乃少見極品。

最疼惜的是「合興八十八亭」。由日式管理員宿舍及辦公室整修而成,遺世獨立般座落於新富町文化市場僻角,我初次造訪,係因找洗手間迷路而意外闖入。是個清雅的空間呀,既來之則安之,點了古法蒸製的蘇式鬆糕與花茶,與親切的女主人聊天,得知經營辛苦,一斤八千元的坪林自然農法白茶不再採用,但仍堅持給客人喝好茶,杉林溪高山烏龍一斤三千元買得不手軟,店內最便宜的紅玉一斤也要二千元。連道具也講究的她,秀出跟金工藝術家蔡依珊訂製的雙層點心架,笑著說:「再試試看,若真不行,就回迪化街總店去囉。」

最動心的是「樂埔町」。前庭後院、木造長廊、枯山水……,原為日式官舍,如今是洋溢著濃濃京都式禪風的料亭。來此為家人慶生,一道茶香穀雨至今回味不已:在盛著風乾巴西蘑菇、石斑魚、扁豆芽的陶碗中,沖入以舞鶴老茶、山當歸和巴西蘑菇、桂丁雞(台灣第一隻本土育種名品土雞)熬製的熱湯,沖入那瞬,香氣竄出撲面穿鼻,飲下那刻,鮮味襲來盈腔至喉,好個直入肺腑的感官體驗啊。數日後,朋友赴京都探親,傳來天龍寺、圓光寺等古剎景致,我回貼當時在此拍攝的沙庭、石燈籠、窗格以及一道道和洋料理,她訝異:「妳也在京都?」

最宜納涼的是「紀州庵」。傍晚時分,清風徐來,屋後簷廊好乘涼。雖然這裡禁止飲食,無法像日劇《干物女》的女主角綾瀨遙那樣坐在簷廊喝著啤酒向星空許願,但我可是能飲著自備開水仰望天空,感謝老天爺賜給我正面思考的能力,讓我在一棟棟亭亭如景的日式老房子裡,享受了無比滿足的美味食光。

#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