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慧於2004年10月22日晚,在東京惠比壽的有鄰堂書店簽名售書。(CFP)
衛慧於2004年10月22日晚,在東京惠比壽的有鄰堂書店簽名售書。(CFP)
衛慧作品《上海寶貝》在陸被禁。(取自網路)
衛慧作品《上海寶貝》在陸被禁。(取自網路)
衛慧小檔案
衛慧小檔案

《上海寶貝》問世20年了!1999年、26歲的上海女作家衛慧以《上海寶貝》一書,轟動海內外媒體、藝文界,被視為90年代大陸年輕女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不僅被翻譯成多國語言,更在好萊塢投資下改編成電影。隨後卻因書中赤裸裸描繪異國戀情、女性情慾,以及同性戀、毒品等理由遭禁,至今仍未被解禁。

以《上海寶貝》爆紅成名後,短短數年內,衛慧又在大陸與國際間陸續發表幾本作品後,選擇遠赴美國生活,就此遠離鎂光燈下,逐漸淡出眾人的記憶。睽違多時,2017年衛慧再度於媒體現身,引發各界的關注與騷動;用原名「周衛慧」面對社會大眾的她,改以心靈成長、家庭諮商課程的老師之姿登場。

追求愛慾渴望出國

今年適逢《上海寶貝》的20歲生日,BBC中文網日前特地專訪衛慧,以昔日「上海寶貝」的目光視角,審視20年來大陸家庭、中國女性的演變異同。生於1973年的衛慧畢業自復旦大學中文系,隨著《上海寶貝》出版後,不但「才女」、「美女作家」等封號加身,也成為歐美各書展、電影展的座上賓。

當年洛陽紙貴的《上海寶貝》,實拜大陸重回國際舞台的大時代背景之賜,來自西方好奇、渴望的眼光,急於一窺上海大都會裡,中產階級女性的工作、生活實況。針對《上海寶貝》一書,衛慧在復旦大學的老師、文學評論者陳思和曾指出,「追求愛,追求出國,追求慾望,追求美」,均為當年上海生活的寫照。

透過半自傳性質的《上海寶貝》,衛慧寫出大學畢業的上海女作家Coco,遭遇寫作瓶頸的同時,亦為作家與人生的意義所苦;並周旋在大陸男友、德國男友之間,辯證著性與愛情間的迷惘。海歸族、香港文化菁英與女主角於上海隨波逐流,也映照出當年大陸重返國際視野、金融市場的種種文化社會現象。

倦鳥歸巢走出婚變

「那種擴張身分感的慾望沒有停止,中國已經不夠了,我還想要被全世界看到。」回顧昔日的《上海寶貝》時代,衛慧語帶自我批判,坦言2001年赴美出於「自我膨脹」;當年《上海寶貝》版權賣至數十國,讓她經常出國遊歷、簽約。

如今回頭再看,當年出自嚴肅評論者、普羅大眾,褒貶或擁護《上海寶貝》的聲音,衛慧早已淡然。在美國待過幾年後,衛慧回國經歷過一段失敗的婚姻,成為單親媽媽。

因緣際會下,開始接觸「身心靈」及禪學,逐漸步入身心靈的心理治療領域,開始成為「家庭排列系統」導師,投入協助婚姻、家庭治療的行列。

#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