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發布聲明,表態自己之所以認同「台灣人就是中國人」,是希望兩岸和平發展,他反問台北市長柯文哲,兩人10多次會晤,難道不瞭解這一點嗎?兩人年紀相近,這難道不是從小接受的教育與認知嗎?

對此,柯文哲指出,如果我們台灣在華人文化圈裡面,中華文化圈,我們不會否認這個事實,經濟上的中國大家可以談,政治上的中國在現階段就不可能嘛,所以中國人這三個字,要看你講文化、經濟,還是政治,他有不同解讀,所以配對意義上不一樣。

然而,認同自己是否是中國人,何時變成「政經分離」?30年前,倘說台灣人就是中國人,誰又會不認?1979年與美斷交,很多人會唱起侯德健的《龍的傳人》。那是一種超越兩岸兄弟鬩牆的民族情懷,彼時又有誰會扯政治、經濟還是文化?柯文哲經歷過那個時代,對於蔣經國說的「希望大家超越一切地域、派系、小我利益之上,開闊心胸,把眼光放到大陸」,相信曾經的他也深信不疑。

有了民主丟了民族

30年來,台灣有了民主,卻丟了民族,反對外省權貴,連帶也把「中國」視為不義,有人要用ROC的殼還昭和時代的魂。因此,選舉再聽到的就是日本軍歌改編的《台灣進行曲》,從李登輝到馬英九,一直都在用。

想台獨卻不願戰,守著「中國」牌,又不想統,什麼中華民國台灣、什麼超越藍綠的共同底線、什麼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名叫中華民國,舉凡種種族繁不及備載,吵了30年,藍綠都不願把真相說透。時間帶來的演變是不再有白日青天,喊維持現狀的人也擋不住綠雲蓋頂,哪怕說台灣優先,仍要被鬥爭清算。

當台獨無膽,統一無量,最大公約數就變成了「模糊」,連自詡墨綠的柯文哲也要開始不排斥文化、經濟的「中國」,但憲法、領土、因應國家統一,這些都沒變,無論如何配對,政治上的「中國」也躲不掉。更何況,北京讓利,是求心靈契合兩岸融一,若不認同是中國人,還需談經濟嗎?倘吃中國飯又要砸中國鍋,當大陸的惠台變成F16V,海峽還能有和平嗎?而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不也成了徒托空言?

割台光緒痛心疾首

柯文哲曾說,體諒台灣的歷史因素,要尊重台灣不同聲音;我媽媽說,甲午戰爭當初是中國大陸把台灣踢出來的。又說:每一代台灣人永遠只能自我侮辱求苟活,或是投降當順民。或許在柯P看來,明鄭、滿清、日據和國民黨皆是外來政權,現在的對手又多了個在海峽對岸的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

事實上,1894年甲午戰敗,清廷被迫割讓台灣,千里之外的北京,光緒皇帝痛心疾首的對老師翁同龢說道:「論及台民死守,上曰:台割,則天下人心皆去,朕何以為天下主」。當時若非三國干涉還遼,連滿清的龍興之地都被日本竊占,國家瘠弱,有此不幸,何以說獨棄台灣?日本殖民台灣前,台灣有1707所私塾、60所書院,有著比大陸許多省更完備的教育體系。有清一代,每季考試都有給台灣的特殊名額。劉銘傳署理台灣時,就規畫全台鐵路網,並修建了基隆到新竹的鐵路,台灣是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省之一。這樣的台灣,又如何說是祖國的棄兒?

台灣人是否是中國人,先破除台獨史觀,或許柯文哲能得出更加清晰的答案。(作者為大陸作家)

#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