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霖賦予電影演員澎恰恰(左)跟邱澤全新不同的一面。
王鼎霖賦予電影演員澎恰恰(左)跟邱澤全新不同的一面。

王鼎霖入行成為導演後,對電影的熱情有增無減,形容拍《第九分局》當下累到很想死,全片拍攝7周,幾乎每個星期都日夜翻班,可是拍完沒幾天又非常想念片場,「拍完回家把自己灌醉,冬眠兩天手機都不接,2天後跟劇組吃殺青酒,看到大家那個拍戲的感覺又回來了,我想這就是一種癮吧。」

王鼎霖還舉例,翻班拍片太操勞,曾放過全劇組幾天連假,但因為他每天都會設早上起床鬧鐘,休假期間忘記關掉,被鬧鈴叫醒才驚覺是休假日,一瞬間竟然感到空虛,他自己也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拍完《第九分局》之後,王鼎霖會去探朋友的班,看到攝影機、組員,就很有家的感覺,覺得既自虐又想趕快回到片場開工,且他自認有些過動,根本坐不住辦公室。過去跟他合作過的演員都會保持聯絡,私交都滿好的,他補充:「拍電影就是一種革命,有時候也有衝突,每個人都是這種感覺。」

前年奧斯卡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以《水底情深》拿下金球獎最佳導演,當時他對鏡頭說:「這是最沒有回報的工作,做了2、3年,只換得IMBb的一行字。」王鼎霖看了心裡超有同感,面對投資報酬率超低的電影工作,他說:「可是同時這也是讓我們覺得有趣的地方,可以拍自己想要的東西,我入行才4年,就知道是要靠熱情維持,這行是不歸路,但不做電影,我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我還有滿多故事可以講的,現在就想回到片場。」

#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