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反分裂國家法》讓多數人聯想到啟動武統的條件,不過武漢大學法學院副研究員段磊指出,該法包含了「反分裂、護發展、促統一」三大功能,尤其在「習五條」發表後,該法五、六、七條對於要研究「兩制台灣方案」,更提供了法制基礎,讓兩岸可用議題化、分階段、有步驟的方式平等協商。他特別指出,該法未將屬於港澳特區制度的法源引入,代表台灣方案與港澳方案,已預留差異性空間。

段磊近日參加兩岸法學論壇並發表對《反分裂法》的研究成果。他指出,《反分裂法》的五、六、七條,體現一定的倡導性和立場性,可界定為「國家目標條款」,尤其在第七條以列舉的方式明確了兩岸政治性協商的議題,包括談判正式結束敵對狀態、和平統一步驟安排、台灣的政治地位等等;他認為,在兩制台灣方案的討論中,就應以《反分裂法》確定的規範邊界為指引。

他表示,「兩岸和平發展」屬階段性的「工具性價值」,國家統一才是「目標性價值」,工具價值須為目標價值服務;他也以此解釋陸客赴台自由行喊卡,就是大陸在兩種價值權衡的結果。

《反分裂法》第五條指出:「和平統一後,台灣可實行不同於大陸的制度,高度自治」。段磊表示,這表述並未引用大陸《憲法》第31條關於特別行政區制度的條文,代表實際上已經預留兩制台灣方案與傳統特別行政區為的港澳方案的差異性空間。

他主張,兩岸協商可採「議題化、分階段、有步驟」方式處理,是對當前擱置爭議處理方式的發展,目的在於避免獨白式的自說自話,讓兩岸可在一中原則基礎上「先談起來」。

#兩岸 #台灣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