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釋憲的結果出爐,儘管未出眾人所料,在蔡系大法官占多數的情勢下,不論怎麼「釋」,結果都是一樣的「合憲」;不過,這次卻好像是有點「網開一面」,有關公立轉私校,關涉到1100多人的「雙薪教授」條款,被定為違憲,連帶著公教人員退休後新職所得超過33140元的禁制,也等於宣告取消。如此的「釋憲」,是政治操弄下的結果,完全與正義、公平無涉。

自始至終,蔡政府顯然是刻意曲解「年金」的意義,認為這是國家的「恩給」,因此政府就可以用「國家財政困窘」的理由縮減。殊不知,年金本是軍公教數十年辛勞分所應得的退休金,不是政府的施恩給與。當初由於軍公教職人才普遍缺乏,而政府卻因為財政不足以付出合理的薪資,故與軍公教人員訂有默契,延後、分月於退休時給付。這是基本的信賴保護原則,即便要重新調整,也沒有溯及既往的道理。

蔡政府最大的誤區,在於漠視台灣薪資普遍低落,而又將軍公教的專業性質與一般受薪階層混同為一,欲造成齊頭式的平等。軍公教人員謹守政府規範,戮力盡職,在台灣經濟突飛猛進「四小龍」的時候,眼看著許多企業、銀行、電子新貴年終領十數個月的獎金時,從未嫌棄過1.5個月的年終,原因無他,信賴政府,對未來寄予厚望,如是而已。然而,當政府因循怠惰,無力提升經濟量能,導致一般受薪階級甚至連年終獎金都領不到的時候,軍公教人員的1.5個月,居然就成了眾矢之的、罪魁禍首,天下還有這樣的道理嗎?

民主社會,強調的是立足點的平等,社會上許多雜音,總是認為公教人員薪俸過高,甚至還提出許多荒謬論點,例如工時、寒暑假等,殊不知,這並非上天掉下來賜予公教人員的,而是公教人員辛苦爭取而得的,而任何人都有權利和機會去爭取這樣的職位,什麼叫公平,這就是公平。

這番「年改釋憲」,結果雖不出人意外,卻頗為弔詭。弔詭之處在於,那被「網開一面」的「公立退休再任私校」禁令,姑不論這些大法官是否有「自肥」的嫌疑,事實上,這條例本來就只是個煙霧彈,是故意提出來讓大法官反對,因而讓其釋憲結果「看起來」無偏無倚的而已。原因很簡單,一來直接關涉到的人數不多,二來如果連帶硬性規定公職退休人員只領超過33140,就必須停止年金,那無異是要所有退休卻仍有知識、技能的人員,就只能賦閒在家,坐著等死。

蔡政府自認「年改」最堅強的理由,就是「年金破產」,但誠如湯德宗大法官所說的,「基金破產」不能等同於「國家破產」;從政府諸多經費的濫用情況看來,如4200億元的前瞻計畫,我們國家的貲財還是很充分的,「年金破產」是政府無能,豈能夠轉嫁在無辜的軍公教人員身上,為無能的政府承擔罪責?如此窳政,台灣人民還要忍受多久?(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大法官 #軍公教 #釋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