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內湖碧山巖櫻花盛開。(中央社)
圖為內湖碧山巖櫻花盛開。(中央社)
市售瓶裝水的瓶蓋與瓶子屬不同塑膠材料,不易回收再利用,德國學者布朗嘉建議,最好整合為單一材料。(本報資料照片)
市售瓶裝水的瓶蓋與瓶子屬不同塑膠材料,不易回收再利用,德國學者布朗嘉建議,最好整合為單一材料。(本報資料照片)
布朗嘉(Michael Braungart)小檔案
布朗嘉(Michael Braungart)小檔案
掃描旺視界看見全世界
掃描旺視界看見全世界

暢銷書《從搖籃到搖籃》作者布朗嘉(Michael Braungart)接受《中國時報》獨家專訪時指出,人類是地球上唯一製造垃圾的物種,應從源頭開始做最佳設計,對生態做出正面貢獻,生產健康可自然分解或可回收的產品,讓生物、工業循環生生不息。他建議,台灣可將塑膠材料單一化,有利升級回收(upcycling)再利用。

布朗嘉為德國呂內堡大學化學教授,年輕時是激進生態行動主義者,為德國綠黨創辦人之一。他曾把自己綁在煙囪上,抗議化學工廠排放汙染物;也曾在北海游泳,抗議漁船濫捕。1987年成立「鼓勵環境保護協會」(EPEA),開始和企業合作,研究兼顧經濟發展、商業利益和生態平衡的工商設計方案。布朗嘉和麥唐諾於2007年獲頒《時代雜誌》環保英雄。

看好台灣創新潛力

布朗嘉日前訪台,並接受《中國時報》專訪,以下為訪談摘要。

問:請談談台灣發展「搖籃到搖籃」新商業模式的機會?

答:我喜歡台灣,世界上很少有一個地方像台灣一樣,結合東西、南北等不同文化的智慧。台灣人口約2300萬,可以自己決定發展什麼樣的創新模式。如果要找一個地方很快做出改變,那就是台灣,可發展為全球創新引擎。其次,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社會,這是發展創新非常重要的條件。此外,台灣在科技上扮演領導者角色。這些因素都有助推動創新,我看好台灣的潛力。

問:台灣正在發展循環經濟,請分享您的觀察。

答:在西方,我們反省自己對環境帶來破壞,因此要大家儘量減少破壞,但這是不夠的,如果你只是減少破壞,你把錯誤的事做得很完美,犯下完美錯誤。以桌上的糖果為例,廠商把每顆糖果用精美輕巧塑膠紙包裝起來,這樣做雖可以節省包裝紙用料成本,但這是錯誤的設計,這些包裝紙太輕,很難回收再利用,我們把這樣的設計做得很完美,就成了完美的錯誤。

以瓶裝水為例,台灣是全球第一個發明把瓶裝水的塑膠蓋與瓶子結合在一起,這樣的設計有助於瓶蓋連著瓶子一起回收,但是,廠商製造時,瓶蓋和瓶子分屬不同的塑膠材料,仍不易回收再利用。

只減少破壞 不會變好

問:請進一步說明搖籃到搖籃的願景。

答:人類是地球上唯一製造垃圾的物種。我們為何不直接變成自然的一部分?我不談如何降低碳足跡,而是創造對自然界好的足跡。我們要轉變思考模式,例如,各界宣導減塑,少用一點塑膠袋,但我認為這是不夠的,為何不從源頭開始就做出好的設計,生產可以回收或自然分解的袋子。

以電視、洗衣機或手機為例,你需要的是服務,不一定要擁有這些機器,因此可以採租賃方式,形成新的商業模式,消費者只要付出少許的租金,就能獲得企業提供最好的機器與服務品質

問:《搖籃到搖籃》的想法是如何形成的?

答:這本書的中心思想是向大自然學習。我走訪多個國家約80個部落,深入了解部落的生活如何與自然融合在一起。例如,巴西的雅諾馬馬部落把人死後火化,骨灰放在家裡起居室,族人用餐時,習慣把祖先的骨灰灑一點在湯裡,這樣可以增加礦物質的攝取,讓骨骼變得強壯。他們相信,這樣可以從祖先那兒獲得加持,讓

身體變得更強健。這就是生物循環的概念,可以稱為靈魂的升級回收。

複雜塑料 讓回收困難

問:您提到台灣包裝用的塑膠材料有60種,這麼多種塑膠材料使得回收非常複雜,該如何改善?

答:為何要使用高達60種塑膠材料呢?這麼多種複雜的塑膠材料,使得回收很困難,也難以再利用。為何不集中為單一塑膠材料?政府可以在規格方面做統一規範。我相信台灣可以做創新基地,這是最好的機會,台灣可以將塑膠材料統一,以利回收再利用。廠商可以使用高品質的塑膠材料,而非最便宜低品質的材料,從源頭做出好設計。例如,先前提到瓶裝水的瓶蓋和瓶子,可以使用單一塑膠材料,那麼回收就很方便,也容易再利用。這是台灣的機會。

#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