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關百萬軍公教人員退休權益的年改釋憲案,結果終於在23日下午正式公布。當然,釋憲結果令許多軍公教人員頗感意外,原以為目前15位大法官中有8位是馬英九時期任命,縱使不可能全部翻盤,但對於若干較具爭議的條文(例如取消一次補償金、所得替代率削減幅度過大等),原本期待會有一些調整修改空間,但結果除了本就違反基本常識的私校任職停領退休俸條文宣告違憲外,其餘均被認為合憲。

為何蔡英文總統上任後推動的若干重大改革,一再遭到民眾的反對,使凱道有很長一段時間幾乎成了抗議大道,究其原因就在於民進黨政府不尊重《中華民國憲法》,此由近期幾則事例即可證明:例如憲法對於國家主權定位十分明確,但教育部卻任由出版社將台灣主權未定論列為教科書的論述重心,並以多元化作為飾辭,混淆學生對國家主權定位的認知。修訂「國安五法」與規畫修訂「中共代理人法」,嚴重侵奪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導致兩岸關係緊張與民眾不安。而日前監察院對於外交部「口譯哥」的任命提出糾正,外交部居然表示監委調查報告與事實不符,無法接受,蔡英文總統竟然還要求監院秉持憲政分際原理,遵守行政部門決定,完全無視憲法五權分立制衡的基本原則。

由於目前憲法對於修憲有3/4立委出席,出席立委的3/4同意,並須經全體選舉人過半數同意的高門檻限制,使得在現行藍綠對立的政治生態下,要透過修憲達成特定政治目的之難度甚高。對此民進黨在完全執政、掌握行政與立法權後,所採取的策略便是動輒濫用立法權及行政權,制定或修訂違反憲法原則的法律,縱容行政部門或所成立的黑機關,如黨產會、促轉會,以行政權侵犯或對抗司法權、考試權與監察權,使受到侵害的組織團體與個人只能被迫不斷提出法律與行政訴訟,乃至於釋憲。從清查黨產、轉型正義、年金改革、拔管案、口譯哥事件等,無一不是此類情形,以致造成今日的政治與社會亂象。

民進黨政府帶頭做最壞的示範,讓中華民國的法治現況成為行政命令可以代行法律的權力,法律可以不顧憲法規範原則,總統代表的行政權可以無限膨脹,將職司風憲的監察權視為無物。從制度面而言,大法官釋憲是最後一道法律救濟的保障,人民是在窮盡一切手段後,萬般無奈與無助下才會走上釋憲一途。換言之,釋憲應該是特例,而非常態。

憲法是人民權利的保障書。當年許多黨外民主先進,就是依據這部《中華民國憲法》,向你們口中所說的「威權體制」要求依憲治國,讓人民享有憲法保障的完整權利,才催生了台灣的民主化進程。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諸公不應忘記!

(作者為新時代智庫研究部主任)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