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埔族裡有一族叫「凱達格蘭族」,這是現在許多人的認知。陳水扁總統執政時,為了表示對原住民的敬重,還把總統府前的道路從介壽路改名為「凱達格蘭大道」。然而,歷史上平埔族果真曾經自稱為「凱達格蘭族」嗎?有研究者提出了質疑,當然也有人反駁,兩種說法值得對比。

蔡正元在新書《台灣島史記》指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伊能嘉矩在1898年發表《台灣土番開發狀況》,這文獻首先「杜撰」了「凱達格蘭族」(Ketaganan)一詞。伊能嘉矩說台北盆地的平埔族自稱凱達格蘭族,而資料來源是他聽一位叫潘有密的人口述。在伊能嘉矩之後,許多人都援引他對於「凱達格蘭族」的說法,流傳已廣。

蔡正元對此提出翻案見解,他研究當時西班牙人、荷蘭人的記載文獻,沒有看到「凱達格蘭族」的稱呼,倒是西班牙文獻在1626年的紀錄稱呼當時台北盆地的平埔族為「巴賽族」(Basay),也有人翻譯為「馬賽族」,因此將近400年前台北盆地的平埔族應該是自稱、也被早期來台灣的洋人稱為「巴賽族」或「馬賽族」,而不是兩百多年之後日本學者提出的「凱達格蘭族」。

這種翻案說法,遭到平埔族文史工作者的抗議,例如陳金萬撰文指出:「『凱達格蘭在台灣不存在』的說法,我們無法接受,因為無論是什麼名稱,都不能否定外來人群移住大台北地區之前,本地居住著眾多平埔原住民的事實。」他批評蔡正元抹煞了原住民正名運動的辛苦,而且「嚴重失憶」。

從旁觀的角度來看,文史工作者可能小有誤會,因為蔡正元從來沒有否定台北盆地曾經居住著許多平埔族原住民,他只是對當時原住民的名稱提出歷史考證。

誠如平埔族的文史工作者所說:「除了族人以外,誰又有資格替原住民族命名呢?」這句話完全正確,所以從歷史研究的客觀角度,去探討當時台北盆地平埔族原住民如何自稱,這是一項非常有意義的工作,而且絕對沒有否定平埔族原住民存在的用意。

如果有人對我們記憶或記載中的先人名字或是歷史提出考證,甚至可能推翻本來的名字及歷史,這當然不是否認先人存在,而且深具意義。

身為台灣人,當知台灣史。當然,所有研究都是提出假設之後,還要小心求證。針對「凱達格蘭族」與「巴賽族」到底哪一個是當時平埔族人的稱呼,或者兩者都存在?值得以謙卑的科學研究精神,用更多的研究與證據來證明。(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愛傳媒榮譽社長、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歷史 #原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