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在7月下旬到彰化參訪時表示,「再過一段時間,她要再加碼宣布長照3.0,讓台灣成為亞洲福利照顧最好的國家」。但其實蔡總統在今年5月於台南接受以老人為主要聽眾的廣播電台專訪時,才大力推銷長照2.0,「打電話1966的到府服務,包括可以幫忙洗澡、換藥、或陪看醫生等百餘項服務內容…在社區設立長照中心,讓老人可以去吃飯、聊天、做活動、或量量血壓,這就是『長照柑仔店』,這樣的機構照顧希望能以行政區為單位來設立」。長照2.0的全名「長期照顧十年計畫2.0(2017年~2026年)」是在蔡總統就任後,幾經波折才正式施行,政策績效尚難評估,又提到長照3.0,令人摸不著頭腦。

蔡總統讚不絕口的「長照2.0」,服務內容從「長照1.0」的8項增加到17項;增加的項目有兩個重點:其一,新增對於「失智症預防/失能預防/延緩失能的照顧服務」;還有最重要的長照服務「社區化」。換言之,隨著人口迅速老化的需求,更重視老年長者能夠健康自立的生活,特別是針對失智老人及關注失能的預防和延緩。此外,長照2.0最大的亮點,無論是「社區整合型服務」、「小規模多機能服務」,或是總統最自豪的「複合型日間服務中心/巷弄長照站」,都已正在朝向「社區化」與「接地氣」的正確方向邁進。

然而真正要檢討的反而是:第一,財源的永續性;以及第二,是否考慮要將「長照機構法人化」,或「開放壽險業者參與長照服務之提供」。

首先,由於整個政策的發展,一脈相傳,不論長照3.0的內容為何,若改變太大,並不利於有些甚至還算是在摸索階段的長照服務;特別是總統所希望「機構照顧能以行政區為單位來設立」,真正最需要的莫過於「足夠的」、「永續的」、甚至必須是「成長的」財源。就此而言,目前以遺產和贈與稅、以及「菸酒稅菸品應徵稅」和菸品健康福利捐,並不能夠支應如此多元的服務、並滿足照顧服務員「月薪制」、以及長照人力與資源之需求。在增服務供給量的同時,還要改善服務品質、並控制支出的成長,政策本身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其中對於長照人力的薪資,從2018年5月起,「包裹式支付」新制給予居家式照服員固定月薪32,000元、或時薪200元以上的良法美意,則引起在地小型的老人社福機構「加薪了,但長照機構也沒有了」之憂慮。

其次,要不要開放壽險業者,參與老人長照服務之提供的政策議題,是一個大哉問。日本的長期照護政策,抑制支出同時確保質與量,讓「大公司投入、與其他事業合作,從事社區整體照護、綜合事業」的作法,值得政府的正視。為了解決住宿式機構的「既患寡,又患不均」的問題,政府必須尋求外部資源的協助,想要在「福利型」與「服務型」非營利組織的「擴大供給」、「提升品質」、以及「兼具彈性」之間求得平衡,則在「地方化」的前提下,讓「企業化」促使現有民間的資源和人力進行總合性的轉型,是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

綜合上述,與其著眼於到目前為止,仍沒有具體內容的所謂「長照3.0」,還不如先檢討現有的長照2 .0措施。

第一,2017年6月設置的長照服務發展基金,如何能夠支應老人平均餘命愈來愈長壽,長照服務項目愈來愈多元化、社區化的支出?蔡總統希望「機構照顧能以行政區為單位來設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有其窒礙難行之處。

第二,衛生福利部今年5月9日「長照2.0執行情形、困境及未來規劃」的立法院專案報告,尚未論及蔡總統所說的「長照3.0」;而其所具體陳述長照2.0的困境則是「長照人力缺口」、「住宿式機構資源不足及不均」、以及「偏鄉交通」,簡言之,「優質化」和「均質化」的長照服務,都需要長期穩健、甚至能隨著人口迅速老化而成長的財源。

第三,現行補助、鼓勵「住宿式長照機構」的作法,正本清源之道仍在於政策規劃的思維,能否朝向開放民間企業的參與,透過「地方化」、乃至於「企業化」,試辦並明訂如何引進、如何規範,避免住宿式機構「大者恆大」、甚至「財團化」的現象產生,當是蔡總統推動長照十年計畫2.0版上路兩年後,應該先要思考的政策方向。

#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