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政府不顧教師團體的質疑聲浪,仍強行讓108新課綱在學期開始就上路,形成「老師毫無準備、學生無所適從」的亂象。在這些新制學習歷程中,最令人擔憂的莫過於歷史課綱的編排與內容。

若要說台灣是個移民社會並不為過,畢竟除了原住民族外,絕大多數的台灣人不論先後都是從中國大陸渡海而來的唐山子民,因此整個台灣社會以中華文化為根基是再平常不過的歷史發展。所謂「大中國文化思維」只不過是綠營為了達到「仇中」的台獨政治目標,所編造出來的惡意汙衊。

美國是以盎格魯薩克遜民族為主的大熔爐社會,過去對印第安人的壓榨及欺凌,絕不會比在台漢民族對原住民的欺壓來得少,美國歷史教科書也忠實呈現。然而,美國人絕不會因此就拒絕承認自己與英國的關係,其歷史教育也以此為基礎,更不會拿所謂的「多元文化」當藉口,全然拋棄自己的過去。

民進黨以減輕學習負擔為由,大幅縮減中國歷史內容,還說課綱的目的就是讓學生自己找答案。倘若整個歷史課綱編寫是以中華民族發展史為本,那當然可行。然而,問題就出在獨派學者的偷龍轉鳳。在對自己歷史認識不足、又缺乏正確指導下,偏差的歷史教科書最後反而讓年輕世代陷入「我是誰」的焦慮,這與「失根的蘭花」有何差異?

更重要的是,歷史課綱刻意以1949年區隔台灣現代史與中國史,等於告訴學子們兩個社會毫無關係,下意識地灌輸違憲違法的「兩國論」,也使得中華民國統治台灣的合法性遭受質疑。這當中最糟糕的就是「台灣地位未定論」對歷史的嚴重扭曲。

所謂的「台灣地位未定論」是1950年代初,美國為了不讓中共占領台灣而提出的權宜之計,在1954年於台北恢復美國駐華大使館之後就不再提起了。試想,倘若台灣地位至今仍有問題,那當年中華民國怎能擔任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達20多年、又與數十個國家建立邦交關係?美國政府雖於1979年與台北斷交、轉而承認北京政權,卻從未否認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的事實,反而是從未支持台灣獨立這個選項。

其次,歷史課綱的某些版本還「媚日醜中」,將台灣現代化進程歸功於日本的殖民統治,卻全然不提清朝末期的沈葆楨及劉銘傳早已開始對台灣的基礎建設。學生只知道清朝與日本簽定《馬關條約》而割讓台灣,卻不知道戰爭因何而起。如此一知半解、無法管窺全貌的課綱,怎能教育出對歷史來龍去脈的全面瞭解。當「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都朗朗上口,連身為國家元首的蔡英文都口稱「中華民國台灣」,就知道綠營是如何以政治力,將台獨思維慢慢滲透到國民歷史教育裡。

教育應該是為了培養年輕學子對國家歷史有正確認識的基礎過程,決不是為了服務偏激的政治目的,更不容許錯誤的內容誤導學生對自己國家的真正認同,也不能以歷史教育荼毒莘莘學子。民進黨政府的作法卻與此背道而馳,遺害下一代,要趕快讓其下架。(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課綱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