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政府為了宣揚台獨史觀以及所謂「同心圓」史觀,竟然將民進黨的政治主張寫進108新課綱中,歷史課本充滿「台灣地位未定論」等民進黨的政治語言,也將一些存有重大爭議的政治主張描繪為無可置疑的定論。課綱還刻意將台灣的歷史限縮為500年,並且將台灣史和中國史切割開來,這種將台灣和中國大陸視為兩個相互獨立國家的立場,嚴重扭曲歷史,但蔡政府為了塑造所謂的「天然獨」世代,堅持不問史實、罔顧是非、硬幹到底。

新學期高一歷史課本充滿不實內容,簡直是將教科書當作政黨的文宣品,企圖毒化下一代,這是濫權到極點的惡劣作為。試想,1本教科書約有10年版權,1年有20萬學生使用,10年就是200萬,加上外溢效果,估計將有400萬人接受這種去中國化的歷史教育。這種做法根本是把教育當作洗腦工具,遂行其化整為零的台獨建國工程。

從歷史發展脈絡來看,中華文化是台灣的核心思想與價值的最重要元素,中國歷史則是台灣發展過程最重要的塑造力量,誠如吳昆財教授所說,「去掉中華文化、中國歷史,就是把台灣的文化、歷史、價值體系和利益刨根挖底。」因為去中國化的歷史教科書,在民族上去中國,用南島語族取代中華民族,甚至以血源DNA否定台灣人與中國人的關係;在文化上則採去中國中心論,把多元文化取代中華文化為主流的歷史事實,而把中華文化降為跟東洋、西洋和其他外來文化同等地位;另外,在國家治理上,同樣去中國化,直接否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宣言》,完全否認中華民國治理台灣的史實基礎。這樣的課綱說它是民進黨的文宣品,一點都不誇張,而且危害之深,遠甚於文宣品。

政黨基於奪取政權的需要,固然要塑造有利於選民支持的民意形態,而對於歷史的詮釋也是塑造民意的一個重要環節,但政黨爭取的是一時的權力,教育卻截然不同,其功能是培養新的公民,讓他們有充分的思辨和認知能力去參與公共事務,並決定國家權力歸屬與政策取向。教育的功能遠遠超越政黨爭取權力的狹隘目的,所以教育內涵必須超然於政黨立場與觀點之外,否則教育豈不成為政黨的洗腦機制?而且,如果課綱隨著政黨輪替而不斷變更,則教育豈不淪為政黨爭奪的掠物?

教育是培養健全公民的重要機制。看看最近香港爆發的「反送中」抗爭運動,其原始初衷確有其正當性,但其中那些年輕激進分子的思維,卻是只知一味反中,毫無民族情懷可言,有人甚至主張港獨,甘作境外勢力干擾中國的鷹犬,究其根源就是香港回歸中國之後,教科書基本未變,缺乏對於中國文化和中國歷史的認識,沒有中國發展脈絡的歷史感和文化觀,因此對於「一國」毫無認同,只知堅持「兩制」的涇渭分明。

歷史教學最重要的是讓受教者了解現實的發展脈絡,但切忌將內容政治化,更不容基於一黨私念而灌輸「政治正確」的取向。蔡政府急切要讓歷史與現在及未來的權力經營接軌,以致於蹈入歷史不再是歷史而是政治宣傳的覆轍中。新的歷史課綱站在民進黨史觀的視角上篩選史實並據以立論,把許多有爭議的史實當作定論宣揚,然而,任何時代的任何現象的意義從來都不是固定的、唯一的,歷史教育正是要教人看見多元性與多面性。民進黨今日利用掌權的便利,以為可以高踞權力舞台,霸占歷史的解釋權,主控下一代的腦袋,這完全違背教育的本旨,純然是對教育的僭越與對學子的糟蹋。

如果蔡政府對教育心存一絲尊重,就應引導青年學子學會理解過往發展的真相全貌與多元觀點,而非禁錮學子的探索與思辨空間。歷史教學是要展現過去獨特、寬闊而複雜的圖像,讓學子經由歷史教學而領會現代民主體制下公民應有的素養,而不是培養一群認知偏誤、思想狹隘的愚民,訓練新一代的政治死忠追隨者。

民進黨政府主導的歷史課綱,不僅違背教育的啟發性本旨,也違反民主的多元價值觀,為了掌權而毒害下一代,既不道德,也不負責任。全民應該鳴鼓而攻之,在教育第一線承擔教學責任的老師更應抗拒,並且準備另類優質教材,切莫成為民進黨政府踐踏教育與學子的幫凶。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