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行春秋事:戴笠與中國特工(1897-1936)》。(新銳文創提供)
《亂世行春秋事:戴笠與中國特工(1897-1936)》。(新銳文創提供)

編者按戴笠,情報界的天才,蔣中正的左右手,一手建立中國特種工作組織「軍統」,是近代中國最具神秘色彩的人物之一。孫雨聲著作《亂世行春秋事:戴笠與中國特工(1897-1936)》,首部系統考證《戴公遺墨》與軍情局密檔,以最可靠的原始史料為依據,對戴笠四十歲以前的個人歷史以及軍統特務組織的早期發展進行全面述評,完整披露北平「箱屍案」、上海「怪西人案」、等重大歷史案件之經過。

孫鳳鳴刺汪案是一宗非同尋常的重大政治暗殺事件,尤其國民黨內在過去數年有過裂痕,一旦發生此等流血事件,便會引起政治上的軒然大波。

全國代表大會為中國國民黨之最高權力機關。依據三全大會修正通過之「中國國民黨總章」,全國代表大會每二年舉行一次,遇有不得已之情形無法召開時得通告延期,但不得超過一年。四全大會係於民國二十年十一月舉行,依總章規定應於二十二年十一月召開五全大會,然而時值「閩變」發生,因而決定延期一年;至二十三年十一月復以剿共軍事之影響,決定再行延期一年,最終定於二十四年十一月召開。

血流滿面撿回一命

十一月一日,中國國民黨在南京召開四屆六中全會,檢討四全大會以來黨務、政治等各項工作執行情形,準備向五全大會提出報告,同日卻發生了行政院長汪精衛遇刺的不幸事件。

是日晨七時,國民黨各中委陸續赴中山陵集合。八時,到林森、蔣中正、汪精衛、孫科、于右任、蔡元培、戴傳賢、閻錫山、張學良等八十餘人,即由林森主席,舉行謁陵典禮。行禮如儀後,獻花圈,全體人員入靈寢瞻謁總理孫中山先生遺容,旋攝影禮成,各中委紛赴中央黨部。九時,在中央大禮堂舉行六中全會開幕典禮,到中委百餘人,各機關代表及黨部職員共千餘人,蔣中正、閻錫山、汪精衛三人坐最前排,位於林森之左右。行禮如儀後,由汪精衛致開會詞,對精神團結、共赴國難之旨再三致意,語極懇切。

九時半,開幕典禮結束,各委員離開議場,來到第一會議廳門首攝影。攝影時,各中委分五排站立,汪精衛與張靜江、閻錫山、張學良、張繼諸委員均列於第一排。九時三十五分,攝影完畢,各委員相繼返身,擬走入會場。不料此時,突有一名兇手羼入,由大衣口袋內拔出手槍,向汪精衛連連射擊,汪精衛身中三槍,當即倒地。兇手開槍時,立於汪精衛身旁之張繼立即馳至兇手身後,將其攔腰緊抱。兇手仍亂放數槍,此時張學良奔至,舉足將兇手踢倒,汪精衛之衛士亦出槍射擊,兇手始受傷被擒。

各中委攝影時,蔣中正見情形紛亂,心緒不佳,乃回至會場,不願參加攝影,並向中委朱培德等人告誡:「本黨同志之不知禮樂,不守秩序」,將「啟敵國之輕悔攻伐,增友邦之卑視」,乃未及片刻,忽聞槍聲連作,有人來報「汪先生被刺!」蔣中正即奔出,只見汪精衛已倒在地上,血流滿面,於是立即趨前,與汪夫人陳璧君同坐地上將汪精衛扶起,並由各委員協助將其抬至會議室內。中央醫院院長劉瑞恒及外科主任沈克非聞警,立即率救護車馳至中央黨部,將汪精衛傷處稍加包紮,使其仰臥救護床上,由蔣中正、孔祥熙、褚民誼、陳璧君等人抬上救護車,送至中央醫院。據醫生檢查,汪精衛共中三槍,一中左頰,一中左臂,一中背肋骨上,因子彈藥力不足,且均未中要害,故傷勢並不嚴重。汪精衛精神尚佳,說話清晰,惟覺背脊作痛,左眼皮下浮腫,據醫生稱,各傷當無大礙。

刺汪事件發生後,在中央黨部擔任警衛之警察立時全體出動,首都警察廳長陳焯、憲兵司令谷正倫均親臨指揮,搜查至下午一時許始告完畢。經查,兇手持晨光通訊社記者證,名孫鳳鳴,曾於十月三十一日向中央黨部新聞記者招待處領得六十三號出入證。因其身受槍傷,亦被送往中央醫院醫治,俾得審訊口供。首都警察廳員警並馳至晨光社搜捕餘黨,發現該社所有人員已於事前潛逃無蹤,所有文件亦均焚毀,僅在土竈中檢出焚餘灰燼及殘餘紙片。而於灶前檢得留函一件,函面寫「留交來人們」五字,箋上寫「本社之事,與郭智謀、吳璜、周希齡三君毫無關係,特此聲明」等語。就這些事先從容佈置的情節來看,足證該社為有目的之組織,社內諸人胥為刺汪之同謀無疑。員警經在社內嚴密搜查,並傳詢鄰右,殊乏線索可尋,即將房屋、器具一併暫予發封。

通訊社記者變兇手

孫鳳鳴刺汪案是一宗非同尋常的重大政治暗殺事件,尤其國民黨內在過去數年有過裂痕,一旦發生此等流血事件,便會引起政治上的軒然大波。汪夫人陳璧君和汪精衛的親信陳公博等人由於感情激動,聲言此事與蔣中正及中央組織委員會有關,甚至反詰:「如果不是出自蔣先生的陰謀,為什麼他遲遲不出來參加攝影?」諸如此類的猜疑指摘,一時甚囂塵上。蔣中正聽說後,殊為悲痛,其日記記曰:「黨內之無精誠,而猜疑如此之深,天地間誠無人生意義矣!」面對謠諑四起,中央組織委員會主任委員陳立夫異常鎮靜,他以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局長身分,召集副局長兼南京警察廳長陳焯、第一處長兼國民黨中央調查科長徐恩曾、第二處長兼特務處長戴笠等各部門負責人研討案情,並動員各部門指派專人分別偵緝兇犯。

事發當日中午十二時三十分,陳焯派員前往中央醫院四○九號病房,對孫鳳鳴進行第一次審問。據孫鳳鳴供稱:他是徐州人,三十二歲,曾任十九路軍排長,去年來到南京,任晨光社記者,係奉社長胡雲卿之命刺殺汪精衛,手槍由胡雲卿處取得,行刺原因是「窮苦的老百姓沒有飯吃」,此時行刺是因為「六中全會開完就要簽字,再不打他,要亡國,做亡國奴了。」對於胡雲卿的情況,孫鳳鳴只說他是上海人,四十歲,且於昨晚已經離開南京,至於他的住址、家眷則均稱不知,並稱傷痛,拒絕再回答問題。(待續)

#攝影 #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