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鳳鳴因傷勢嚴重,延至次日上午三時許身死,其屍體因無人認領,即由警廳予以掩埋。孫鳳鳴生前雖對諸多重要問題堅不吐實,但由第二次審問記錄可知,他是一個目不識丁的熱血青年,對政治的見解甚為淺薄,其刺殺汪精衛雖是出於愛國熱忱,然而受人利用的意味亦極明顯。

是晚九時許,陳焯接中央醫院通知,孫鳳鳴傷勢危急,乃會同行政院所派各部會長官張道藩、陶履謙、彭學沛、谷正剛等人前往醫院,於十時半對孫鳳鳴進行第二次審問,審問記錄略為:

問:「你今天行刺汪院長是幾個人同去?」答:「只我一個人。」問:「你是想刺別人誤刺汪院長嗎?」答:「我是專為刺汪院長的。」問:「汪院長與你有私仇嗎?」答:「無私仇。」問:「為什麼要刺他?」答:「我是完全站在老百姓地位。」問:「汪院長對國家有什麼不對呢?」答:「現在華北一帶還有嗎?還有那些條約呢?」問:「你在社中每月拿多少薪水?」答:「僅僅吃飯,一個銅板也沒有拿。」

孫鳳鳴傷勢危急

問:「社長到那裏去了?」答:「不曉得。」問:「他什麼時候走的?」答:「他昨天晚上就走了。」問:「他們昨天燒了許多文件,你知道是什麼?」答:「不知道。」問:「你是信什麼主義呢?」答:「我一個鳥字也不認識,沒有什麼主義。」問:「你是共產黨嗎?」答:「我不是站在共產黨的地位。」問:「是某國人要你幹的嗎?」答:(睜眼做憤怒狀)「什麼某國人要我幹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問:「有人看見你在俄國使館裏去過。」答:「看見鬼吧。」

問:「你社長平時傾向那一方面?」答:「不曉得。」問:「你社長與何人接近?」答:「不曉得。」問:「社長平時介紹你給他的朋友沒有?」答:「沒有見過他的朋友。」問:「你從前在十九路軍當過連長嗎?」答:「當過的。」問:「你家裏有什麼人?你要寫信給你家裏嗎?」答:「我的父母在我九歲時就已死了,我的女人抗日時在上海死於日本人刀下了,我也沒有兄弟。」

問:「現在我們醫院院長替你醫治,大家對你這樣好,你應該把真話同我們講講。」答:「我痛的狠,不能講。」問:「你當新聞記者,從前在那裏讀書?」答:「我是個老粗,一個鳥字也不認得。」問:「不識字,為何當新聞記者?」不答。問:「中央黨部你去過幾次?」答:「去過五六次。」問:「你在南京有什麼朋友?」答:「一個鬼都不認識。」問:「你們社裏的朋友呢?社長是你的好朋友嗎?」答:「好朋友都走了。」

問:「你們社裏的情形你總知道一些?」答:「我現在糊糊塗塗,不能講,你們把社長抓到就清楚了。」問:「新聞記者出入證是你自己向中央黨部領的嗎?」答:「是社長去要來的。」問:「你做的事是政治犯,不會有死罪的,你曉得汪院長從前也刺過攝政王嗎?」不答,點頭。問:「他被抓到,便直說他的道理,留下一個光榮的紀念,你也可以那樣做呀。」不答。問:「你對於中國現在的人物佩服那一個可以做我們的領袖嗎?」不答。問:「國民黨中難道沒有一個好人嗎?」答:「那裏會沒有呢?」

問:「蔣委員長好不好?」答:「好得很,就是不抗日。」問:「你有這種膽量,好好留著你的身體為國家努力不好嗎?」答:「一個人的力量怎樣去抗日呢?要老百姓個個出力才能抗日。」 ……

戴笠欲進行勸說

孫鳳鳴因傷勢嚴重,延至次日上午三時許身死,其屍體因無人認領,即由警廳予以掩埋。孫鳳鳴生前雖對諸多重要問題堅不吐實,但由第二次審問記錄可知,他是一個目不識丁的熱血青年,對政治的見解甚為淺薄,其刺殺汪精衛雖是出於愛國熱忱,然而受人利用的意味亦極明顯。除孫鳳鳴的零星供詞外,此時偵緝人員尚能掌握兩條線索:一是首都警察廳和中央宣傳委員會的登記原卷。據警廳戶籍股報告:晨光社於十月二十二日成立於南京望鶴樓二號,社址一再遷徙,現址位於陸家巷二十三號,有社長胡雲卿、編輯賀坡光、劉書遲、外勤記者劉書容、郭惠忠、錄事陳鵬飛及女傭伍駱氏、許童氏、附居之郭張氏等九人。警廳復向中央宣傳委員會調閱晨光社呈請登記之原卷,則列有社長胡雲卿、總編輯賀坡光、編輯王益俊、外勤主任劉書容、外勤劉書遲、孫鳳鳴、總務卜子衡等七人。

二是晨光社的留函。該函提到的郭智謀、吳璜、周希齡三人,經查:郭智謀係實業部科員,負責招待新聞記者,吳璜、周希齡則為中央黨部幹事。郭智謀為晨光社呈請登記時之擔保人,並以同鄉關係,商請吳璜、周希齡為晨光社編輯賀坡光核發出入證,再由賀坡光轉給孫鳳鳴,因此三人均有相當嫌疑,乃由警廳逮捕審訊。

十一月二日,偵緝人員在清涼山警士教練所對郭智謀、吳璜、周希齡等人進行審問。據郭智謀供稱:他因在實業部負責招待記者,曾結識中央社記者章玉華,復於本年二三月間經章玉華介紹認識賀坡光;章玉華也在晨光社做事,但章玉華現在何處以及賀坡光的相關情況,郭智謀均稱不知。

戴笠對郭智謀的供詞並不相信,他於十一月四日午夜一時半手令處本部情報科長唐縱稱:「郭智謀與賀坡光往還頗密,賀之陰謀,郭雖未必參與,但賀之日常生活與行動及與往來者,郭必得知也。無如迭次審問,郭終不肯詳細說出,致此案偵查頗覺為難。故請兄明日上午九時前約同世瑞兄,以同鄉關係前往探詢,動以利害,務令郭將賀之日常生活及與往來者盡情說出,以作參考而便偵查。」唐縱與郭智謀均是湖南酃縣人,故戴笠欲圖利用同鄉關係進行勸說。(待續)

#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