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來風滿樓。從今年6月9日香港「反送中」事件暴亂以來,抗議示威無論在人數、規模、參加群體類型等都每日推陳出新,毫無終止跡象。而警方從被動防制以來,也開啟了主動出擊的態勢,8月31日大暴亂的現場警方即開始以棍擊、逮捕參加示威分子,九龍一地即連拘捕達63人。在當前不少團體走上街頭喊的口號是要香港特區政府兌現五項訴求:撤銷控訴示威者、取消暴動定性、追究警察開槍責任、撤回逃犯條例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下台。這些訴求因為涉及到「勇武組織」或外國勢力參與其中,介入了事件是否為「恐怖主義」定性的認定,特區政府認為礙難接受五項訴求。

中共官方第1次以嚴厲的「恐怖主義」來形容香港的動亂,是在8月11日示威者與警方大衝突之後,國務院港澳辦舉行記者會,會中提出了「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等話語。而在8月14日,對香港機場事件亦對其定性為「近乎恐怖主義的行徑」,對此發展並表示政府有「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決心。但恐怖主義是否跟暴力行為、暴動、騷亂等有何區隔?

香港《基本法》第18條指出,全國人大有權宣布香港特區進入緊急狀態。根據此一宣布,北京當局就可以發布命令將大陸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其中較有關係的《反恐怖主義法》第2條明確指出,「對任何組織、策畫、準備實施及實施恐怖活動,依法追究法律責任。」而第8條更對人民解放軍、武警及民兵組織的行動給予了法律上的依據。

那麼香港「反送中」事件是否在中共決策高層定性為「恐怖主義」的活動呢?據報導,在北戴河會議上,中共高層已把香港反修訂逃犯條例所觸發的暴力事件定性為「顏色革命」,有恐怖主義的傾向。中共高層並研判,這場顏色革命有可能擴大至金融、貿易或國家安全等領域。因此,以港府的能力可能很難應對,需要國家力量支持。雖然我們仍無具體資料證實這點,但中共高層有類似考慮,應為正常的推論。

如果認定香港的暴亂是界定在「恐怖主義」範圍內的行為,中共解放軍的出動干預當為必然的結果。但解放軍的行動在現行法律之下卻有其必要的程序需滿足。首先香港的暴亂是假定在無限制的擴大蔓延下,出現特區政府無法再控制的局面,或香港進入無政府狀態,此時在北京的人大常委會就可以依《基本法》第18條第4款進行干預;在研判後若認為,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全國性法律就可以伸延至香港實施。更依《駐軍法》相關規定,「駐港部隊可根據中央人民政府的決定履行職責」。同時,特區政府亦可根據《基本法》第14條,請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與秩序。

北京中央的此一行動是在「一國兩制」之下進行,並未破壞「一國兩制」的結構。不過真若發生這種狀況,在觀瞻上,國際媒體都會認為是「一國兩制」的解體。所以到目前,北京雖有用兵姿態,仍未有出兵的行動,也出於此一顧慮。(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

#香港 #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