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陳子良供詞可證,晨光社行刺之主要目的初不在汪精衛,而在蔣中正,其背景則為王亞樵。先是刺汪案發生後,戴笠曾向蔣中正報告,謂此事「諒係王亞樵之所為」,現在他的推測得到了證明。

就在戴笠設法取得郭智謀口供以便捉拿賀坡光時,賀坡光已由經辦此案的其他單位搶先捕獲。當時首都警察廳督察處長金斌、中央組織委員會調查科總幹事顧健中、上海市公安局偵緝總隊長季源溥、特務股主任劉仁貴等人協同緝捕,派員分佈上海、鎮江等處偵查線索。

掩飾晨光社政治背景

經四日之偵緝,查悉賀坡光原名賀少茹,曾在上海浦東工會工作,且一度充任小學教員,乃依此線索,覓獲其家屬及朋友多人。首先於十一月四日上午三時,在上海浦東賴義渡逮捕賀坡光的堂兄賀國鈞、堂姊葉賀文瑜及其朋友金守訓、張必富。復於五日下午四時三十分,在上海十六舖逮捕其姐夫江新吾,下午十一時在上海哈同路慈厚南里八十五號逮捕其朋友李懷誠。

江新吾被捕後,供稱賀坡光業已逃回丹陽原籍。於是偵緝人員押解江新吾直趨賀坡光老家,抵達時卻發現賀坡光已經離去,只有老母及弟、妹在家。賀家人表示:「賀坡光闖下如此滔天大禍,實是一個不孝之子,我們願意將他交出來,聽憑政府法辦。」並說出其藏身之所。十一月六日下午一時,偵緝人員終於在距丹陽城約六十里之楊莊將賀坡光捕獲。復於同日下午三時在上海小北門放濱橋附近電車站捕獲賀坡光的朋友項仲霖。十一月八日在鎮江拘獲賀坡光之同謀廬慶麒。上述各犯,均被先後押往南京到案。

賀坡光被捕當日,即由金斌、顧健中在上海市公安局偵緝總隊內對其進行審問。賀坡光供稱:他是江蘇丹陽人,二十七歲,十五歲即加入國民黨,過去是擁護汪精衛的「改組派」份子,但現在已不再同意汪精衛的外交主張,且他已不再相信民主政治,而改信「馬克斯主義」;他於事發當日上午九時逃往鎮江,次日曾到姐夫江新吾家中躲避;對於晨光社的刺汪計劃,他說:「擊汪先生全是張玉華、郭智謀等主張」,「不是我主動的,過去的計劃我是不知道的,我是在本年四五月間始發覺的,一切的計劃須問張玉華,我是做記者求生活而來的。」並稱此一計劃「沒有人主使,也無整個團體」云云。顯然,賀坡光雖然直認同謀行刺不諱,卻在極力掩飾晨光社的政治背景。

賀坡光受審時,曾提及有陳子良者與他有「改組派關係」,於是戴笠設法找到陳子良,以探究竟。據陳子良說,本年四月間,賀坡光曾密告他:「在京謀刺蔣委員長已有把握,但久候不來京。」且說賀坡光、項仲霖均與金雅丞交情甚好。案金雅丞係王亞樵之友,去年曾由香港來京數次晤見戴笠,為王亞樵輸誠,後因王亞樵無誠意而未果。由陳子良供詞可證,晨光社行刺之主要目的初不在汪精衛,而在蔣中正,其背景則為王亞樵。先是刺汪案發生後,戴笠曾向蔣中正報告,謂此事「諒係王亞樵之所為」,現在他的推測得到了證明。

陳光國自殺未遂

戴笠於十一月八日審問項仲霖時,驚悉賀坡光同黨中有一身分十分特殊的人,此人乃是力行社本部助理書記陳光國。據項仲霖稱,賀坡光與日本籍高麗人田和民有往來,田和民則住在建鄴路陳光國家。戴笠意識到問題嚴重,當即報告力行社書記長酆悌。酆悌本來對陳光國甚為信任,曾一度使其代理主持社務,但他對陳的政治背景並無把握,此時惟恐其果有關係,一旦潛逃無蹤,自己責任更大,便將陳交給戴笠扣留。

陳光國被捕後,戴笠查悉田和民現寄居於集慶路一三六號,居停主人為一女性,名程德懿,即派警廳特務組主任兼特務處南京區長趙世瑞押解陳光國前往緝拿。趙世瑞鑒於田和民已入日本籍,為免日本方面察覺,引起外交問題,特穿便衣前往。

到該處後,陳光國有意放走田和民,乃佯作不認識程德懿的樣子,問她是否認識田姓,程德懿也佯作不認識陳光國的態度答話。

其後程德懿被傳喚,經戴笠訊問,始知田和民寄居程德懿家中時化名蘇姓,程德懿確實不知「田和民」為何人,她見陳光國故作不認識之態度,因一時不明真相,故亦作不認識陳光國之態度答話,實則她與晨光社並無關係。

十一月十一日,賀坡光經過數日之審訊,又吐露了一些重要線索:晨光社長胡雲卿又名華均實、華克之,與中央軍校辦公廳司書張必荃係連襟。據此,特務處當即將張必荃拘捕,詳行研審。據張必荃供稱:一,華克之之妻尹鵬傑在京時與陳光國等人居住;二,華克之於十月二十八日夜車赴滬,轉往香港。十一月十二日午前,賀坡光繼續供稱:孫鳳鳴打汪精衛之手槍,事前係由華克之寄存張必荃家中。

戴笠據此當即提出張必荃審問,據張必荃供稱:本年五月間,華克之有左輪手槍一支、子彈六顆寄存其家,於九月間由華克之派晨光社工役谷梓峰取去。

又據賀坡光續供:晨光社原為行刺蔣中正而組織者,經費由華克之向香港陳銘樞方面領取,因蔣中正久不回京,且警衛嚴密,致遲遲未實現,為此陳銘樞不發經費,故臨時計及汪精衛。

陳光國被捕後,起初態度倔強,曾在看守所內飲阿墨林自殺未遂,口吐鮮血。

後經戴笠數日審訊,且賀坡光、張必荃皆已吐露諸多線索,乃不再堅持,據供:一,華克之近年常跑香港,與陳銘樞、李濟深有密切關係;二,華克之之妻尹鵬傑有共產黨嫌疑;三,華克之夫婦均認識酆悌。

(待續)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