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物價在豬價及其他食品價格帶動下,攀升速度加快。7月CPI年增率2.8%,創下近1年半來新高,且漲勢沒有減緩跡象,市場普遍預期下半年有機會進一步走高,甚至破3。官方一再表態,認為物價上漲只是短期現象,不具備全面大幅上漲的基礎。但民間感受卻截然不同,日常生活飲食必備的豬肉與蔬果,價格都翻了好幾翻。特別是豬肉價格,根據大陸農業農村部統計,8月底農產品批發市場每公斤豬肉均價高達32.66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飆漲近7成。

漲翻天的豬肉與蔬果價格,不只削弱大陸民眾的荷包,也引發不小的民怨。不少民眾直批,這樣下去,可能得回到過去糧食管制及配給糧票時代。確實,針對持續飆漲的豬價,福建部分地區已開始祭出豬肉限購措施,必須憑身分證才能購買豬肉,這已經很接近糧票的概念。

一般來說,食物配給通常發生在戰亂與物資嚴重短缺等非常時期,或是早期的共產主義國家,承平時期或經濟發達國家幾乎鮮少看見。轉向市場經濟長達40多年的中國大陸,有可能走回頭路嗎?當然不太可能。但這背後或許也透露出,由豬價引發的通貨膨脹問題,已不容小覷。換句話說,當局不能低估物價上漲問題,認為只是短期現象,而必須以更為嚴肅的態度,重新看待與因應。

為何通貨膨脹問題如此重要?因為飛漲的物價,除會侵蝕經濟成長果實,更重要的是會招致民怨,引發社會不安。尤其是對食、衣、住、行、育、樂等各類與民生物資有關的商品與勞務而言,一旦價格飆漲起來就容易失控、不受管制。經濟學上將這種現象稱作價格向下調整的僵固性(sticky price),也就是說,一旦價格上漲,就很難再往下調整。即使政府可以透過各種管道與政策平抑物價,但效果通常不會太好。因為廠商在獲利的前提下,加上菜單成本(調整價格必須付出的成本)考量,基本上大多不願跟著調降其所生產或提供的民生用品及勞務價格。也因如此,物價易漲難跌。

因此,相較於長期經濟結構調整所帶來的經濟成長停滯問題,短期如何有效控制物價飆漲現象,顯然更有急迫性,因為這更貼近民眾的日常生活,也關乎社會的穩定。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戰火持續升溫,人民幣貶勢不止,都造成企業生產與債務成本逐漸攀高。倘若通貨膨脹又來湊熱鬧,勢必會加重企業的經營負擔,讓整體經濟情勢陷入更加危急的局面。有鑑於此,如何在通膨火種萌芽階段,就將之澆熄,顯然是現時大陸政府的當務之急。

實際做法上,可能還是得針對問題所在對症下藥。例如,豬價是這一波物價上揚的主要推手,背後原因則是來自於豬瘟造成的豬肉供給大幅減少。然而,從過去國際處理這類傳染病的經驗來看,要有效控制疫情,通常需要一段不短的期間,才能立竿見影。因此短期要解決豬價問題,光靠控制疫情是不夠的,還得思考如何大量增加豬肉供給,才能立即見效。提高國外豬肉進口比重,不失為有效解法。畢竟大陸豬肉市場供給雖以國內生產為主,但做為供需失衡調節之用的豬肉進口,本來就有一定角色存在。處於非常時期,要有非常作法,北京當局或許可以認真思考,好好利用這個角色。

此外,中美貿易戰火不歇、人民幣貶勢不止,將對大陸物價帶來一定壓力。想要正本清源,從中美貿易談判著手,在雙方都可接受的條件下,儘早達成共識,結束這場損人不利己的鬧劇。否則貿易戰火長期持續下去,沒有人會是贏家。當然,停戰的真正關鍵鑰匙或許不在大陸手上,但這並非意味著大陸就甚麼都不能做。降低對抗意識、減少報復手段、適時地釋出善意,其實都是有機會讓貿易戰態勢和緩的做法。願不願意、想不想做,顯然存乎於北京當局的一心。

大陸經濟成長趨緩後,物價穩定至關重要,大陸中央電視台報導,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及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已於北京時間周4上午通過電話,雙方同意在下個月會面舉行高層貿易談判,希望這次談判能有進展,先讓物價穩定下來。

#豬肉 #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