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9日,香港荔枝角道一處17平方米的房間內,母親為女兒溫習功課。這間斗室每月租金約4000港元。(新華社)
2016年1月19日,香港荔枝角道一處17平方米的房間內,母親為女兒溫習功課。這間斗室每月租金約4000港元。(新華社)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5日在微博發文表示,這次去香港,親眼看見一些香港家庭的住宅面積大約只有9坪大,且房價奇高,年輕人普遍買不起房,大陸那個城市的民生搞成這樣,「中央早動手了」。他表示,香港總體上這麼富裕,民生問題卻如此尖銳,最大的原因是,香港過於極端的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

對於香港居住問題,胡錫進指出,香港土地雖然少,但是再少也不致於沒地方蓋樓;新加坡的土地更少,如果不算填海造地,土地只有香港的一半,人口卻只比香港少100多萬,但新加坡政府有決策力,填海造地約200平方公里,租屋政策也運行得很好。

胡錫進直指,香港不是沒有土地蓋房,而是沒有力量協調用哪塊土地、以什麼方式建房;香港政府想要填海造地、建公屋,但這些政策到立法會上都被否決了,當年前香港特首董建華的「八萬五建屋計畫」就失敗了;在香港,每一項民生政策通過都舉步維艱,反對派動輒在立法會搞抵制,因為「民主」嘛。

面對香港民生問題越來越嚴重,胡錫進表示,如果在大陸出現這麼嚴重的民生問題,政府肯定就行動了,別管什麼道理,把問題解決了再說,老百姓的利益肯定要排在首位;但是在香港不行啊,全是法律問題,一個套著一個,所以眼看著嚴重的民生問題一年一年拖下來,越積越大。

胡錫進強調,想呼籲國家能夠採取一些辦法幫幫香港人,但有一國兩制,且香港對大陸那麼警惕,大灣區這樣的好規畫也被一些人往負面方向解讀;他感慨,如果是一個大陸城市的民生搞成這樣,中央早動手了。

至於香港問題該如何處理,胡錫進指出,香港問題在於沒有解決問題的效率,原因是反對派的阻撓和社會對政府權力的種種限制,而輿論的解讀又恰恰是相反的,使得老百姓恨錯了地方,該恨的沒有去恨,該支持的沒有做到支持;大陸只能在「一國兩制」那道無形之牆的牆外望港興嘆,事情就是這麼複雜而無奈。

#香港 #胡錫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