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底在法國舉行的七大工業國(G7)高峰會,雖然會後的共同聲明竟然是議程以外的香港政治動亂,但對於要不要再邀請俄羅斯參加、以及其他國家表達對於美中貿易戰的憂慮,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美國總統川普從頭到尾都行禮如儀的開會和發言。甚至他最後與地主國法國總統馬克宏的記者會上,還說「大家都沒有離開,而且還想留下來」,少見的外交辭令,著實讓人感到不解。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討論議程上的政策問題的無解,包括因應全球氣候變遷、貧富差距問題愈來愈嚴重、伊朗核協議,以及會議期間的亞馬遜森林大火所引發歐洲國家與巴西之間的外交齟齬。另一方面,則是川普無心於外交場合的「合縱連橫」,面對會場外倡議環境保護、反全球化、反資本主義剝削、反G7造成全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另類G7」(Alternative G7),川普更關切的應該還是,自己在總統連任之路上,能否跨越過黨內外的諸多挑戰。

對於川普而言,「年紀」不是問題。1946年出生,73歲在其他國家的總統選舉,或許可能被選民質疑,但在美國卻絕對不是一個需要擔心的問題。目前民主黨籍的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是1940年出生,而參議院的多數黨領袖、共和黨的麥卡諾則是1942年。更重要的是,民主黨內目前名列前茅的前三位總統參選人,拜登(1942年)、桑德斯(1941年)、華倫(1949年)都超過70歲;「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民主黨總統參選人現有的三大老,和強勢的眾議院裴洛西議長,都是「年高德劭」。所以,年紀對川普來說,並不是個問題。

但對一位要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來說,鮮少發生的是,共和黨內竟然也有兩位挑戰者。一位是提出「要勇敢」(Be Brave)、極右派「茶黨」的前伊利諾州眾議員Joe Walsh,而另一位則是主張「美國(還)有一個選擇」(America Has a Choice)的前麻薩諸塞州州長(1991-1997)的William Weld。由於前者的政治資歷不夠,而後者的政黨忠誠度則被傳統的共和黨支持者強烈質疑。因此,都沒有真正威脅到佔有現任總統優勢的川普。

真正讓川普寢食不安的恐怕還是,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前五名的領先群,在今年夏季以來,與川普的「對比式民調」竟然都贏他;尤其是8月底的一項民調,歐巴馬總統八年副手、前副總統拜登,更是以54%大勝川普的38%。中國大陸當局對於2016年川普險勝的幾個農業州,所進行的精準打擊,使得今年以來的農民破產申請之人數,增加13%。而如果無法在短期間結束美中貿易戰,則預料川普將著力在「移民」和「健保」問題上,力求穩固基本盤。

在「移民」問題方面,川普的因應對策是:「實現競選政見」。他針對中南美洲的拉丁裔移民,在8月份推出兩項重大的變革,都將在10月正式上路。其一,「享用美國社會福利者,就不得拿綠卡」;其二,允許移民及海關強制執行署(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ICE)「無限期拘留移民兒童」。美國國防部在9月3日更宣布,將挪用原本用來從事軍事建設的36億美元,在美墨邊境興建、或強化282公里的圍牆;這是川普今年2月「南方邊境」談話、發布國家緊急狀態的行政命令,最具體的政策作為。

在「健保」問題方面,醫療健保堪稱是民主黨總統初選最聚焦的政策。川普要面對的是民主黨人士普遍認同,非法入境移民也應該能夠享用醫療照護的普世人權價值。而對川普而言,可能值得慶幸的是,在民主黨人士裡面,對於醫療健保的財源籌措仍有不同的看法。而且各參選人所提出的健保版本,已和歐巴馬時代的「病患保護與平價照顧法案」的「歐記健保」(Obamacare),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川普仍有很大的機會,提出與民主黨相抗衡的健保方案。

川普在G7返國之後,面對美國股市因為美中貿易戰況撲朔迷離而暴漲暴跌,總統民調的持續積弱不振,勢必還會提出各種因應對策,而美中貿易戰的策略運用,顯然是重中之重,但能操之在其手中的則是移民和健保等內政政策。

無論如何,國際政經形勢變化仍將圍繞著川普的所言所行,此等不變的運行格局,在明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前,恐怕依舊都還是各國領袖和國際金融市場的夢魘。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