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業界近期不太寧靜,天星港式飲茶、麻辣鍋店滿堂紅、漢城韓國烤肉及台中親子餐廳叉子,都以租約到期不續租而歇業,讓一群老饕扼腕。年初永福樓歇業,教父牛排系列的Danny’s what’s grill洲子街店,也在今年初悄悄熄燈。其實不只餐飲業,重慶南路上的建弘書局貼起「租約到期、房屋改建」宣告結束營業,晶華商圈Gucci旗艦店也撤址,震驚貴婦圈。

似乎就算是不同商圈、不同業種、不同規模的店面,卻都在今年面臨到相同結束營業的命運。市場上常把知名店家熄燈歸責於高店租,覺得是惡房東貪心漲租,換得「舊的撐不住、新的開不久」的困境,房東背負著造成商圈沒落的罪名。 不過店租往往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其實台灣整體消費產業面臨明顯變化,以服裝零售業來說,面對強大網路商機來襲,實體店面被迫淘汰或縮減規模,同時另闢網購戰場,雙通路迎戰。不過也因此在各商圈掀起空置潮,造成人潮衰減,商圈沒落。

餐飲業則面臨消費者喜好轉變,老牌的餐廳雖仍有口碑有人氣,但是同時也會遇到老廚師手藝傳承的困境,或是吸引不了年輕族群的消費斷層。因此餐廳為求穩定客源,展店策略漸漸也縮減街邊店的型態,轉進賣場或百貨,畢竟百貨賣場的綜合性行銷策略,在花俏的消費市場中頗具導客效果。

但商圈的沒落,真的無藥可解嗎?面對市場需求,店面除降租攬客外,大坪數店面勢必要考慮適當地因應主流市場需求,將空間隔成小坪數出租,化整為零,以低總租金增加出租機會,降低空置,是目前房東比較可行的自救之道。

此外,若能有品牌集團的多店進駐,也能帶來一線希望!王品集團在東區承租200坪2樓店面,3個餐飲品牌同時進駐,一口氣增加區域餐飲的多元選擇,又有聚客效應,也能達到母雞帶小鴨,老鳥帶菜鳥的品牌認同。就成本的考量更是明智之舉,東區大店面總價高,但單坪租金相對低,各個單一品牌如果要在商圈中各自找中型店面承租,成本門檻就相對高。此外品牌經營上需要任何調整,內部協調彈性高,例如「享鴨」應市場需求擴大營業,商請「品田」讓出店面空間,可以完全不受限於租約期限,無痛且無縫接軌。

(筆者為台灣房屋智庫執行長張旭嵐)

#租金 #商圈 #房東 #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