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的美、日、韓關係生變,大陸與日、韓關係漸趨升溫,亞太國際關係中,最關鍵的兩個三角關係此消彼長。美國總統川普著眼於防堵日、韓關係惡化擴及三方安全同盟,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則著重消弭日、韓經濟戰火,夯實三方經貿合作,為東亞多邊經貿體制奠基。

此證明中、日、韓雖存在歷史及海域等爭端,仍能藉對話管控分歧,並尋求互蒙其利的經濟互惠,以「中日韓+X」的形式,在多方市場下合作,創造未來爭端有效解決的機會。當前,太平洋東、西兩岸呈現多邊互利合作與單邊施壓制裁的顯著反差。

川普以單邊主義試圖逆轉全球化的歷史趨向,令東亞於冷戰結束後形成的高科技產業聚落,面臨解構威脅。川普此舉不僅打亂WTO架構下的多邊經貿秩序,更使全球經濟蒙上衰退的陰影。誠然,美國為國際政治中之超強,但難以翻轉歷史,將世界貿易帶回保護主義,而川普的關稅大棒更非解決全球化所衍生之國內分配及就業問題的解方。

2018年的統計指出,陸、日、韓的總體經濟產值超過歐盟,直逼美、墨、加自由貿易區,其中大陸為日、韓最大貿易夥伴,而日、韓分為大陸第2及第3大貿易對手國、更為排名前2的投資來源國。陸、日、韓整合後,將更具競爭力,為各自國內經濟注入活水,帶來結構改革之助益。大陸《人民網》的評論文章以「融合發展」指稱當前陸、日、韓的合作,認為「作為全球重要的3個經濟體,優勢互補、融合發展已是必然的發展趨勢」。3邊合作互補的發展模式不僅催生「陸日韓自由貿易區」,連結3方的產業網絡,使之成為全球價值鏈的重要環節,在全球化的歷史趨向中,為東亞取得戰略先機,亦可收穩定陸、日、韓間的雙邊關係之效。

此前大陸將「融合發展」多用於兩岸關係的論述,且具體化在年初發表的「習五條」中,蔡英文總統遂將「融合發展」視為毒蛇猛獸,托言「四個必須」、「三道防護」,斷開兩岸關係,將台灣與中國操作為兩個互斥的概念,實質復辟「兩國論」。然而,從陸、日、韓走向「融合發展」的說法,可說明這是全球化下的經濟驅力,而非誰吃掉誰的問題。

前總統馬英九在《華盛頓郵報》的投書上強調「蔡英文採取意識形態對抗,拒絕九二共識,間接耗損台灣經濟利益」。台灣為海島經濟,國際貿易走向保護主義絕非國人之利益,唯有積極開放,與東亞區域內國家的「融合發展」合拍,始為再創台灣經濟榮景的出路。

此外,若陸、日、韓能「融合發展」,台灣何須拒大陸於千里,更何況,兩岸是分也分不開的家人,「融合發展」天經地義,且較日、韓更具優勢。

然而,蔡政府囿於意識形態,罔顧現實的國家利益,台灣不僅將因兩岸關係不睦,自外於亞太區域的多邊自貿體系,與日、韓整合高科技產業聚落的大陸,更可無後顧之憂的升高兩岸經濟對抗,在暫停陸客自由行及限縮團客旅遊來台後,以川普式的語言,訴諸「公平貿易」,拿對台讓利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開刀。

美國知名的台海問題專家葛萊儀認為,相對於韓國瑜當選,兩岸關係將有幾年可得到改善,但若是蔡英文連任,北京可能採取本小利大的「蟒蛇戰略」,對台灣進行封鎖、擠壓。蔡英文在總統大選中操弄選民的「亡國感」,以「2020台灣要贏」為口號,意指僅有民進黨能守護台灣,但葛萊儀的警告提醒國人,蔡英文連任或許將使台灣承受來自北京的「極限施壓」。屆時,兩岸縱使未見戰火,台灣經濟亦恐將招致前所未見的危機,受苦最深者終究是以台灣為家的普羅大眾。

台灣的繁榮與安全無法自外於東亞區域內國家所推動的「融合發展」,其中,兩岸關係良窳至為關鍵,但此取決於2020總統大選,台灣選民的抉擇是:成為東亞「融合發展」的化外之地,亦或在兩岸關係的推進中,爭取東亞區域內國家支持,參與其中,使台灣成為東亞整合下,大陸、日、韓及東協等無可或缺的夥伴。

#川普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