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決定於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在此之外,後續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在當前全球這一波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大潮中,大陸央行也例外,新一輪的貨幣政策寬鬆政策會陸續發布,降準降息。

但大陸的金融市場表面上與發達國家的金融市場沒有什麼不同,但實質上是不同的,特別是價格機制完全不一樣。

銀行業躺著賺

大陸利率受央行管制,央行既可採用嚴重實質負利率的方式侵蝕中小存款客戶的利益,也可人為形成較高的存貸款利差,向以國有銀行為主導的銀行體系注入大量的實質性資源。即使是最近採取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為基準利率,但是由18家國有銀行為主導的商業銀行來出價,它們同樣不會損害自身的利益而為大眾服務。

這就是目前大陸商業銀行可以躺著賺錢,其贏利遠好於其他行業的根本所在。比如,2017年26家大陸上市銀行其贏利達1.49兆元(人民幣,下同),其贏利能力是大陸一般上市公司的近100倍。現有大陸央行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對國有金融機構最為有利。

當然,這次大陸央行降準及定向降準,說是支援實體經濟,但是這些資金是否會流向實體經濟,企業獲得資金之後是否會增加投資應該是相當不確定的。

因為,由於受中美貿易戰的衝擊而導致大陸經濟增長下行壓力大增,由於居民債務負擔上升而消費嚴重擠出,絕大多數工業品基本上處於嚴重過剩狀態,就實體經濟而言,多數企業沒有增加投資的願望,估計更多中小企業在獲得資金之後,同樣會進入房地產市場。

比如,9月4日上市公司*ST海馬披露8月產銷資料,企業出現嚴重虧損,只能出賣400多套住房來自救。從這400多套住房的收益情況來看,利潤率在100%以上,遠高於汽車製造業的利潤。大陸不少公司受房地產暴利模式的驅使,獲得低成本的資金之後同樣會千方百計地購買住房,而不是投資實業。

可以說,近20年來,受房地產暴利的驅使,大的企業就做房地產開發商,中小企業就大量的購買住房,幾乎很少企業不與房地產有關。比如青島的海爾與海信就是青島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而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大陸有一半以上的上市公司就是通過出場手中的住房來彌補利潤減少。

房地產市場暴利

也就是說,儘管大陸政府不讓更多的資金流入房地產市場,但對企業把資金流入房地產市場,銀行肯定是睜隻眼閉隻眼。在商業銀行看來,流入房地產市場的銀行信貸資金,其風險是最低的,尤其是居民的住房貸款更是優質資產,更願意讓寬鬆信貸資金貸給居民流入房地產市場。

大陸學習歐美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希望讓更多的低成本的資金流入實體經濟。今年前8個月地方債的發行額達3.9626兆元,已提前完成了2019全年地方債發行額度,也逼近2008年4兆元經濟刺激政策規模。而從現在開始的貨幣政策會更為寬鬆,大量的資金會從銀行體系流出。

但是這些資金會流入實體經濟,而不流入房地產嗎?還有,在當前大陸的金融體系下,這些資金就不會在金融體系內循環嗎?所以,面對這些問題,如果不能夠把金融體系價格機制理順,如果不能夠讓房地產市場暴利減弱,如果不能夠用嚴格的稅收制度對房地產的投資與消費嚴格區分,那麼大陸的貨幣政策再寬鬆,都不會有好的管道讓這些資金真正流入實體經濟,而是會在金融體系內循環,包括房地產市場。這就是當前大陸經濟中所面臨的嚴重問題。(全文見中時電子報)(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教授)

#投資 #企業 #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