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母、老爸我回來了!」小萍喚著爸媽的家人,其實是她的小姑姑、小姑丈。921地震那一夜,地牛翻身震毀了小萍老家的三合院,帶走爺爺、奶奶、媽媽、弟弟及叔叔5人,而小萍的爸爸在地震前不久病逝,一家人全走了,她一夜之間變成了孤兒。

哭回老家 見家人最後一面

小萍的父親在地震前病逝,爺爺、奶奶痛失愛子,無法走出傷痛,媽媽就帶著小萍和弟弟搬回老家,因房間不夠,念高二的她申請住宿。921那一夜,劇烈天搖地動,當年17歲小萍跟同寢室友嚇得不斷尖叫,102秒後地震停了,通訊也斷了,小萍跟室友不敢再闔眼。

天亮後,同寢室友一一被家人接回去,小萍無法得知豐原老家的親人是否安在,心裡焦急萬分。直到表姊趕到學校,她才知道,一家5口都走了,獨留她一人,哭到幾乎昏厥,被連抬帶拉上車,一路哭回豐原,見家人最後一面。

小萍強忍悲痛,送走5位摯親,該何去何從?小姑姑告訴記者,小萍有3個姑姑,都有意收養小萍;可能小萍從小跟她親近,加上她家與娘家不遠,小萍常來玩,也跟兩個兒子感情好,小萍決定住進他們家。

「我們房間足夠,先生說剛好沒有女兒,也支持。」小姑姑話說得輕鬆,但當時萬分悲痛,又怕小萍難過,不敢表露。小萍說,小姑姑出嫁後,常回來探望爺奶,不是只有我失去親人,「地震帶走小姑姑的爸媽、哥哥,她顧慮我的心情,都不在我面前傷心難過。」

小萍帶著簡單行囊住進新家,小姑姑跟姑丈將她當成女兒疼愛,與2個表弟一視同仁。小萍說,她在新家感受到溫暖,任何東西都是一式3份,表弟有什麼,她也會有。像冬天天色較早暗,她搭校車較晚到家,表弟都會在陽台留小燈。

一視同仁 當自己女兒疼愛

小萍說,她知道小姑姑私下囑咐2個表弟「要等姊姊回來再一起吃晚飯」,絕不讓她一人吃冷飯冷菜,小姑姑一家真把我當成家人,寄人籬下的感覺少很多。「養別人的孩子很辛苦,我胖了、瘦了,成績進步或退步,其他家族長輩、親友都在看,小姑姑真的很偉大。」

小萍大學考上中文系,還修了英文、日文學分,畢業後出國念語言學校,現在外語機構教英文。她騎車到處跑課,也存了錢買小公寓,只要到東勢任教途中,她就會到超商買包菸,繞到老家點菸憑弔故人。

這些年,小萍試著改口,跟著表弟喚「阿母」、「老爸」,她說,小姑姑、姑丈剛開始聽到沒說什麼,但有隱約看到他們嘴角微微上揚。

#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