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凱泰在世時,孜孜念念「要為中華民國汽車工業裝上輪子」,不過經營情勢丕變,納智捷施展不開,如今成為嚴陳莉蓮接棒的最大挑戰。要圓先生的夢,還是要留住裕隆命脈,這是最困難、也是最煎熬的抉擇。

嚴凱泰生前力推納智捷,有情感因素,因為母親吳舜文時代曾有飛羚,最後功敗垂成,這是承襲母志。當然也有理性經算的一面,台灣的研發能力加上大陸市場,是裕隆能切入,也是自主品牌有機會做起來的組合。

裕隆2010年12月登陸,當年大陸新車市場年銷量剛突破1,800萬台,隨後逐年成長,2017年衝上2,888萬台,直至去年才反轉。這是大陸市場的黃金時期,嚴凱泰沒看錯,但無可避免面臨許多大陸自主品牌挑戰,也是事實。

不靠大陸,光靠台灣能活嗎?一般來說,國產車每年賣不到1萬台,根本活不下去,對納智捷來說,還得肩負龐大研發成本,更是難以承受之重。加上近年進口車攻城掠地,已搶下半壁江山,也壓縮到國產車生存空間。

相較嚴凱泰當年擘劃納智捷的有利情勢,嚴陳所面對的,是困難度數以倍計的艱困局面,在銷售不如預期的情況下,牽一髮動全身,裕隆要不要堅守單一品牌代工、華創研發團隊還要不要那麼大,都得檢討。

對嚴陳來說,婆婆、先生的自主品牌心願,若能在他手上做成,那絕對是段佳話,當然全力以赴。但眼前經營情勢不比當年,要用多少資源持續挹注納智捷,更需務實面對,如果為圓夢賠上整個裕隆,也不明智。

局外人可以輕言給予怎麼經營納智捷的建議,因為事不關己。但身為嚴凱泰遺孀,有太多層面必須考慮,感性理性皆有,就看嚴陳這回能否化危機為轉機,即便不如預期,好歹也努力過,無愧於先生了。

#裕隆 #情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