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陳明文裝有300萬元的皮箱在高鐵上失而復得,儘管他說這是要給兒子的創業基金,仍引起不少揣測,更被懷疑涉及洗錢犯罪,但法務部次長蔡碧仲立馬為陳辯護,稱這些錢都是陳妻「分次提領」,金額皆未達50萬元的通報門檻,所以「沒有洗錢的問題」。

但堂堂法務部次長,僅憑可能的洗錢犯罪嫌疑人片面說詞,就公開宣稱其清白,實有違督導「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業務職責,蔡碧仲有虧職守,也損害了法務部的公信力。

特別是,對於陳妻分次提領是否涉及規避洗錢防制通報的問題,蔡碧仲竟答稱:「很多人都在規避通報啊!」法務部次長這種毫不在乎法制的心態,直接打臉閣揆蘇貞昌不久前才誇口台灣是洗錢防制的「模範生」,也有違《刑事訴訟法》第241條:「公務員因執行職務知有犯罪嫌疑者,應為告發」之規定,而應受懲處與懲戒。

《洗錢防制法》規定,同一客戶在一定期間多次提款,金額都略低於洗錢通報門檻,若累計達特定金額以上者,金融機構仍有義務通報。蔡碧仲不思陳妻分次提領的累計問題,還幫陳明文開脫,使《洗錢防制法》形同虛設,也有違《公務員服務法》第7條:「公務員執行職務,應力求切實,不得畏難規避,互相推諉或無故稽延」之規定,而依同法第22條,應按情節輕重分別予以懲處,其觸犯刑事法令者,並依各該法令處罰。又同法第23條規定,蔡碧仲之長官知情而不依法處置者,也應受懲處。

對於政治人物的洗錢防制,《洗錢防制法》第7條第3項就明定,金融機構及指定之非金融事業或人員,對現任或曾任國內外政府或國際組織重要政治性職務之客戶或受益人與其家庭成員及有密切關係之人,應以風險為基礎,執行加強客戶審查程序。但此一條文,並未充分落實。

因為上次高鐵發現「現金皮箱」就在3年多前,前立法院祕書長林錫山涉嫌收受標案廠商賄款,以事前告知送賄廠商他預定搭的高鐵車次與座位,林在烏日站上車,廠商在新竹上車桃園下車,裝著700萬現金的皮箱留在座位,交款過程不過17分鐘。今日陳明文裝有300萬元的皮箱在高鐵失而復得之怪事,律師陳麗玲就提出「另一個傳聞版本」,可能是陳明文原欲交付的「那個人」拒收陳的錢。對此,檢調與洗錢防制中心應迅速查明,以澄清社會之疑惑。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凸顯了今日《洗錢防制法》對陳明文、蔡碧仲等政治人物的虛弱無力,負責官箴的監察院有必要加把勁,努力揭開洗錢防制的政治死角。(作者為前東海大學法律系教授)

#陳明文 #高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