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進黨過去一段時間內藉著香港「反送中」抗爭拉抬選情之下,由交通部長林佳龍所成立的「光合基金會」邀請來台的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原本預期會有一次旋風式的訪問,結果民進黨不僅是大咖人物都閉門不見,連「口惠而實不至」的承諾也不肯給,相信黃離台之後,一定深深感受到被民進黨利用了,也看清台灣人民對香港「反送中」行動的冷漠。

黃之鋒實在不必怪台灣人對香港的冷漠,台灣雖然選舉動員的遊行相當多,但是都謹守在法律規範的範圍,極少發生暴力行為,更不可能動輒去打警察、破壞公共設施。台灣的遊行示威都是維持著有秩序的、非暴力,甚至有點嘉年華會的模式。

台灣人對香港冷漠

但是,香港的抗爭在6月第2次200萬人上街頭之後,初時讓人感受到香港人追求民主的意志,但是後續失序的抗爭活動,每周動員以暴力攻擊警察,阻撓市民的生活,甚至破壞地鐵等公共設施,這形同一種恐怖攻擊,已經是普世價值所不容許,台灣也許有些「覺青」會支持香港的抗爭行動,但是執政的民進黨若容許這些香港「勇武派」的抗爭模式帶進台灣,不要說台灣人民不接受,對民進黨的治理能力也會造成重大的考驗。

何況,台灣人對香港向來缺乏同理心,也無休戚與共的精神同在,香港越亂,對民進黨來說只會證明一國兩制的失敗,這是他們可以借力使力之處。但是香港的地位在民進黨修訂「國安五法」之後,雖然不見得變成「外國」,起碼也是「境外之地」,民進黨如果支持黃之鋒所呼籲,希望在十一之前的假日發動百萬人上街聲援香港,不要說民進黨現在是否有這個能量動員這麼多人,他們自己已經違反視香港為「境外之地」的修法,所以黃之鋒的呼籲只能做他的白日夢。

至於,為何民進黨的大咖都避而不見,先不要說大陸已經警告過民進黨不要支援香港的抗爭,光是邀請單位是林佳龍所屬的「正國會」,在民進黨內派系分明的情況下,執政者的組成都是以新潮流系為主,他們根本不可能去支持正國會的活動,壯大正國會來跟新系爭鋒,所以民進黨內除了祕書長羅文嘉、副祕書長林飛帆公開接見外,政府部門沒有一人願意跟黃同框。民進黨的這種派系分立與現實性格,哪是一個22歲的黃之鋒所能理解。

黃之鋒不懂民進黨

特別是黃之鋒要求台灣應該盡速完成「難民法」立法,或是下修《港澳條例》門檻,提供港民政治庇護。但是行政院長蘇貞昌卻打太極說,台灣的相關法制已經非常完備,亦即不需再制訂難民法或修訂《港澳條例》。試想,香港的反《逃犯條例》是由台灣的一起命案引起,民進黨可以支持香港的民主行動,但如果也以制訂難民法,相對聲援「反修例」,這不等於打自己的嘴巴,香港政府大可不必理會台灣要求將嫌犯押來台受審,這對民進黨絕對是失分的結果,他們怎會做「損己利人」的行為。

所以,黃之鋒也勿需落寞,在蔡英文3年來好不容易推動「兩國論」快要成形之時,民進黨早就把大陸、香港都看成「外國」,民進黨要的是看到一國兩制在香港失敗,並不想接納「勇武派」的香港「覺青」,這不只是藍營反對,民進黨也不想接受這麼多的燙手山芋。如果香港「勇武派」認為台灣是他們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那就先回歸到有秩序的示威行動,過度暴力的抗爭,不要說台灣,相信黃之鋒到美國、日本、南韓爭取聲援,也一樣會吃閉門羹。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民進黨 #黃之鋒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