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債與傳統債券主要的不同,是前者須遵從伊斯蘭教律而發行,例如禁止索取利息,融資資金應該用於投資在某項資產,債權人乃分享資產獲利機會,而非賺取利息收入。

舉例來說,馬來西亞政府發行的伊斯蘭債券MGII與傳統公債MGS具有相同法律地位、相同的現金流量、如同一般金融商品的交易,殖利率與債券價格的影響關係也相同。差異主要在於伊斯蘭債MGII符合伊斯蘭教律,其債券利率被定義為「利潤率」。

每檔伊斯蘭債券普遍以資產收益為基礎,產品設計較為複雜,過去在相同條件下,伊斯蘭債殖利率稍高於傳統債券的原因,可能是市場對伊斯蘭債風險的研究有限。不過到近幾年,因為是伊斯蘭債而被要求較高風險溢酬狀況已並不明顯。

根據IFSB伊斯蘭金融服務委員會七月公佈的2019年報中,所取樣2018年的次級市場表現,除了馬來西亞伊斯蘭主權債殖利率普遍稍高於其相近到期日的傳統債券殖利率;沙烏地阿拉伯伊斯蘭債殖利率稍低於傳統債;其他如印尼、巴基斯坦、卡達等政府發行的伊斯蘭債和傳統債殖利率在某些時期已經相當貼近。

那麼,投資於相同發行人的伊斯蘭債和傳統債券有何差別?答案可能在波動度上。以印尼政府發行的伊斯蘭債(2024年2月到期)與傳統債(2024年3月到期)為例,兩債券自2018年以來平均每日之到期殖利率為7.45%及7.34%,然而在這期間,伊斯蘭債價格每日變動率的標準差(波動度)為0.20%,低於傳統債的0.34%(截至2019/8月底)。

伊斯蘭債的低波動,與其投資人的特性有關。全球伊斯蘭金融及投資機構、穆斯林高資產客戶對伊斯蘭債產品需求穩固。由IFSB取樣2018年新發行的伊斯蘭債券之投資者類型中,商業/投資銀行、私人銀行,以及基金合計佔約八成的投資買方。而有著高信評AAA級的跨國組織─伊斯蘭開發銀行(IsDB),其所發行的伊斯蘭債中,中央銀行為主要的投資者。

伊斯蘭債投資方主要也偏向於發行者所在區域。IFSB所取樣2018年中東國家發行的伊斯蘭債,其投資人主要來自於中東北非國家;而如印尼發行的伊斯蘭債,來自亞洲的投資人即佔有五成以上。而且,伊斯蘭債券新發行的初級市場中,大多是倍數的超額認購,在去年整個新興市場市況動盪年度,能有如此強勁需求,顯見其產品的吸引力。

伊斯蘭債的另個特色,便是可將投資邁向波灣國家,富蘭克林坦伯頓團隊有長期參與中東等地之伊斯蘭金融市場發展經驗。近期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曼公佈的財政狀況改善,預期年底前的發債供給將有限。受惠於波灣債券今年被納入新興市場債指數利多,需求面亦將支撐這個區域表現,這也說明今年以來波灣債券表現優於廣泛的新興市場美元債表現的原因。

在海外不確定性因素仍多,許多風險性資產評價面偏貴下,若想找個防禦產品,可留意與其他資產相關性低的伊斯蘭債機會。

(國際新聞中心整理)

#殖利率 #投資 #債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