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醫學研究已經證實,許多藥物過敏的發生與病患所帶的特殊基因型有關,不過仍有些病患不帶特殊基因型也會產生嚴重過敏反應。為解開這些謎團,長庚醫院與台灣、歐美等國的皮膚藥物過敏研究團隊跨國合作,花了5年的時間,終於解開了這個複雜的藥物過敏機制,確認人體免疫系統中的「特異性T細胞受體(TCR)」,會決定毒殺T細胞的活化,釋放出會引起最可怕的嚴重藥物過敏反應的毒性蛋白及細胞激素。

長庚醫院皮膚部主任鐘文宏表示,史蒂文生症候群(SJS)和毒性表皮溶解症(TEN),是最可怕的嚴重藥物過敏反應,除了皮膚紅疹外,甚至會全身皮膚黏膜起水泡、潰爛,最後引發全身器官衰竭及敗血症。

先前長庚醫院和台灣的研究團隊陸續解開了常見藥物過敏基因,包括:神經藥物卡巴氮平(carbamazepine)、phenytoin及降尿酸藥物allopurinol等,此外,也發現與特殊人類白血球抗原(HLA)或藥物代謝基因型也有很強的關聯性。

不過,會引起人體過敏的藥物有上百種,能有很強的HLA基因型關聯性的過敏藥物例子並不多,而且很多病患不帶特殊人類HLA基因型,服藥後也會產生嚴重過敏反應;另外東方和西方人種的藥物過敏的HLA基因型也有差異。

為解開這複雜致命的藥物過敏調控機制謎團,長庚醫院與台灣、歐美等國的皮膚藥物過敏研究團隊跨國合作,終於解開複雜的藥物過敏機制。鐘文宏解釋,人體有上百萬種的T細胞受體,T細胞受體是人體免疫系統除了HLA以外,能決定對外來抗原(包括藥物、病菌或癌細胞等)產生免疫反應的重要決定因子。人體有上百萬種的T細胞受體,正常情況下負責執掌T細胞面對各種抗原的辨識,辨識後T細胞便進一步活化釋放細胞激素或毒性蛋白,以消滅這些外來的病菌或病變的癌細胞;但當HLA與特異性抗原(包括藥物、病菌或癌細胞等)交替作用後,就可能激發T細胞活化與毒殺反應,進而釋放出引起SJS/TEN的毒性蛋白及細胞激素。

未來在設計新藥時,可參考不同人種的特殊過敏的HLA或TCR結構,避免設計出雖然很有療效卻會引發嚴重過敏或副作用的藥物。癌症疫苗暨免疫細胞治療核心實驗室教授洪舜郁指出,這項研究成果也啟發他們新的靈感,即可否借力使力,利用SJS/TEN自體性且有效率的T細胞毒殺機轉,導向到癌症治療?

長庚研究團隊正積極利用小分子藥物活化特異性毒殺T細胞的研究技術,應用於創新的癌症新抗原T細胞治療,針對突變的癌細胞設計出能活化毒殺T細胞的特異性新抗原,訓練自體活化的T細胞攻擊突變的癌細胞,而不攻擊正常細胞,幫助不同癌種不同基因變異的病人,量身訂做自己的專一性T細胞以對抗癌症。目前這項技術已申請衛福部特管辦法癌症細胞治療,希望不久後的將來,可以運用於臨床治療,造福更多的癌症病患。

#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