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公開為民進黨立委陳明文「高鐵一卡皮箱」300萬元現款的適法性辯解,不僅把法務部政次的職位當成是陳明文的辯護律師使用,還有給檢察官偵查這300萬元案設下偵查框架的嫌疑。蔡政次逾越職務上應保持的界線,有讓法務部成為另一個東廠之虞,已不適任法務部政次,應主動請辭下台。

立委陳明文在高鐵上掉了300萬現金的事實,已讓社會萬分驚訝,事後應對這筆鉅額現金的態度及說詞更有如提油救火,讓各方有無限的遐想空間。蔡碧仲與陳明文關係匪淺,堪稱有知遇之情,卻不避嫌跳出來,公開「認事用法」為陳明文這300萬元辯解,又讓整件事進入更火爆的境地。

我們敬佩蔡碧仲為陳明文兩肋插刀的情義,但這種為朋友、為自己人不惜肝腦塗地的情懷,只適合在蔡碧仲律師的身分,絕不能在蔡碧仲政務次長的身分下為之。因為,蔡碧仲既可以為自己人的利益違背自身職務,跳出來做不合適的辯解,他就可能和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一樣,有為民進黨、陳明文的利益而成為另一個「東廠」之虞。

行政院促轉會去年爆發的「東廠」事件,社會記憶猶新。當時自詡為「東廠」的前副主委張天欽,和蔡碧仲的背景相像。張天欽出身嘉義,後來成為台北市的大律師;蔡碧仲來自雲林,而在嘉義執業律師。張天欽因為政治理念而被民進黨政府重用,蔡碧仲則是因為幫陳明文打官司,而與民進黨人結緣,最後在陳明文推薦下入閣。

去年,張天欽在縣市長選舉期間,急於幫民進黨人拉抬選情,在內部會議上講了「我們本來是南廠,現在變西廠,後來升格變東廠」的一番話,並意圖和立委套招影響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的選舉。

現在,蔡碧仲於2020年總統及立委選舉前,心急於民進黨立委陳明文受困於300萬現金的風波,貿然跳出來為陳明文圓說,自是予人另一種「東廠」再現的不良印象。

對比張天欽的促轉會副主委位子,蔡碧仲如果有意為民進黨人的利益出頭,為民進黨人排憂解難,法務部政務次長的位子讓他更具上下其手的力道。因為我們全台灣各級檢察署、各級檢察首長、各級檢察官,都隸屬法務部,而法務部長是他們的最高行政首長。當然了,蔡碧仲這個政次,也是檢察體系不可漠視的二把手長官。

蔡碧仲曾經是陳明文的辯護律師,眾所周知。兩人是非常好的朋友,在政治圈不是祕密。但蔡碧仲以一個嘉義律師突然一步登天,獲得法務部政次職位,是不是與陳明文的推薦有關,就鮮少有人知情。如今,蔡碧仲公開跳出來為陳明文的300萬元解釋,自然有公開向檢察體系表明他與陳明文是好兄弟的另一層意思。

這層關係,如果只是在闢室觥籌交錯間表露,所產生的影響不大,但蔡碧仲挑在檢察官正要偵查陳明文這300萬元的節骨眼,公開站出來表達,就極為失當。畢竟陳明文裝在行李箱內的300萬現金,究竟是怎麼來的,真實的用途如何,打從他在高鐵上「失而復得」之後,就引發各界猜疑。

這樣的猜疑,不能怪我們社會的想像力豐富,而是應該怪陳明文對這300萬元來自何處、為何能忘在高鐵上、失而復得的隱諱態度,和他要幫助兒子到菲律賓開珍奶店的說法如何兜攏,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不論這些猜疑的真假是否有據,基於陳明文是蔡英文總統倚重的人,也是民進黨內2020年總統及立委選舉的重要策士,外界對於陳明文這300萬元的來源及用途,起了是否涉及洗錢、逃漏稅、財產來源不明,甚至是否涉及《選罷法》「搓圓仔湯」條款等的疑問及聯想,自屬必然。

以蔡碧仲的忠誠及他與陳明文的密切關係,蔡英文總統如果喜歡的話,可以安排他進總統府擔任要職,或擔任行政院其他部會的首長。蔡英文總統如果敢的話,還甚至可以請他去張天欽出事的那個促轉會當主委或首席副主委,但是我們要說的是,蔡碧仲絕對不適合擔任法務部政務次長。

因為蔡碧仲只要在法務部政次的位子上多待一天,就表示蔡英文伸進檢察體系的手就多干預偵查一天,陳明文300萬現金政治風波會越捲越強。

#陳明文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