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是颱風的好發季節,對於全球經濟而言,今年也是一個亂流四起的夏天。日前德國Ifo經濟研究院發布第三季全球經濟氣候調查結果,全球經濟氣候指數持續探底,從上季的負2.4點大幅下滑至負10.1點,引發市場熱議全球景氣是否風暴將至。

Ifo經濟氣候指數是由兩個指標所構成:一是對目前經濟現況的評價,另一則是對於未來經濟前景的展望。從第三季的調查結果可以發現,各國財經人士對於全球經濟的看法已趨向一致,不論是對經濟現況的評價或是對未來展望的預期,兩項指標皆已掉入負值,顯見當前全球經濟信心已相當疲弱。回顧上一次兩項指標同時呈現負值的時間點是在2008年第二季,當時全球經濟在同年9月份美國雷曼兄弟投資銀行宣告破產後陷入金融風暴。此次全球經濟氣候調查的兩項指標再度落入悲觀區間,似乎預示著全球經濟將有重大轉折。

無獨有偶,今年3月22日美國十年期和三個月期公債殖利率利差出現自2007年金融海嘯以來的首次倒掛,國際股市再次經歷了黑色星期五,投資人擔憂債券市場的異常訊號是否隱含著世界最大經濟體即將步入景氣衰退。美國公債殖利率利差向來被視為是美國景氣的領先指標。承平時期,長天期公債利率因為到期日較長,投資人必須承擔通貨膨脹等不確定性風險,因此長天期公債利率通常會高於短天期公債。倘若長天期公債利率低於短天期公債(即倒掛),則表示市場預期未來經濟恐有通貨緊縮的疑慮,景氣亦有反轉之虞。

從近30年美國景氣循環周期進行觀察可以發現,美國長短期公債殖利率利差確實具有提前預警景氣反轉的能力。根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景氣循環認定資料,過去的30年間,美國總共經歷了三次衰退周期,分別為:第一次(1990年7月至1991年3月)、第二次(2001年3月至2001年11月)、第三次(2007年12月至2009年6月)。巧合的是,美國十年期和三個月期公債殖利率利差在1989年5月22日出現倒掛訊號,且至當年12月28日,總計出現98天的負利差情形,合計占153個交易日的64%,美國經濟也在7個月後進入衰退。另外兩次殖利率倒掛則是出現在2000年7月7日至2001年1月19日,以及2006年7月17日至2007年8月9日,這兩段期間分別共有135及270個交易日,而利差倒掛訊號則各出現了133天和233天,美國經濟也都在數個月之後陷入衰退。

有鑒於今年以來景氣反轉訊號的頻繁出現,各國央行自今年中起陸續採取降息行動。韓國銀行在今年7月日韓貿易戰初期率先全球央行開出降息第一槍,無預警宣布降息一碼,而美國聯準會8月1日也在暌違十年之後首度降息,並宣布暫停執行自2017年10月啟動的縮表計畫,這段期間泰國、印度、紐西蘭也同步宣布降息,上周中國人行更一口氣降準兩碼,預估將釋出9,000億人民幣,顯見全球貨幣當局已嗅到經濟環境的不尋常氣氛。

持平而論,全球經濟信心疲軟及美國公債殖利率倒掛,主要是受到中美貿易戰火升溫的影響所致,兩艘巨艦相互較勁所掀起的巨浪已波及全球經濟生態圈。中美貿易戰自去年7月開打迄今已逾一年的時間,綜觀這一年多來的局勢演變可謂撲朔迷離,恰如馬克吐溫所說的:「現實有時候比小說還離奇,因為小說需要在一定的邏輯下進行,但現實不用。」今年3、4月間,中美兩國還曾共同營造出談判順利的融洽氛圍,豈料5月份的第11輪談判竟以無結論草草收場,後續雙邊關係便急轉直下。對照川普對談判進展的言詞反覆,外界已無法用正常的邏輯進行推演,市場人士更戲稱,川普老師的推特現已成為資本市場操作的最有利明燈。

本月起,中美兩國再度對彼此的進口商品加碼關稅,中國宣布對價值750億美元的部份美國商品加徵5%到10%的關稅,並表示年底將再擴大增稅範圍,而美國則針對價值約1,250億的中國商品加徵15%的關稅,並預告10月1日將針對已徵稅的2,500億商品進行加碼,關稅從現行25%調高至30%,同時預告將在12月15日針對最後一批中國商品清單,也就是以筆記型電腦、手機等消費性電子產品為主的1,750億商品加徵15%關稅。換句話說,若年底之前中美談判僵局未能冰釋,屆時兩國對彼此的關稅報復恐將加好加滿。

報載中美兩國已敲定將在10月初召開第13輪雙邊高層級磋商,此訊息反映出兩國對於如何儘速讓貿易戰降溫各有其急切性。IMF等主要機構預測,明年兩國的經濟成長動能都可能顯著放緩,且更重要的是,中國尚有處理內部債務槓桿的棘手問題,而美國則因為明年大選將至,川普必須在對中談判有所斬獲,才能對這段期間受到影響的國內企業和消費者有所交代。中美貿易戰火若無法在年底前逐漸收斂,屆時恐將不只損及兩國的經濟,也將為明年的全球景氣提前敲響警鐘。

#美國 #倒掛 #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