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程風從北塘小學調離時,村民結伴懇求上級不要把她調走。有家長對程風說,「你在哪辦學,我就把孩子轉過去。」

從山區到湖區,從教學點到完全小學,從面對100多個學生到500多個學生,程風一直在鄉村工作。「如果大家都不想待在鄉村,這裡的孩子怎麼辦?」程風說自己也是在農村長大的,如果不是小時候老師對她的影響,不知道現在會怎樣。「我就是一個鄉村教師,用自己的一點力量改變他們,有多少力使多少力。」

「程風效應」不斷放大,曾和程風搭班的3位女教師,已經成為中心學校的骨幹。程風之後,遊城鄉出現6位90後女校長,蓮湖鄉出現了一位女校長,她們工作在各個鄉村教學點,助力鄉村教育。

今年18歲的周欽欽是程風教的第一屆學生。周欽欽小學畢業後,程風一直鼓勵她不要受家庭條件影響,堅持學習,如今周欽欽已考上了大學。她說,如果不是程風老師的鼓勵,自己可能早就放棄了,希望以後成為像程老師一樣的鄉村教師。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