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值學習的關鍵階段,面臨青春期的未成年學生而言,直播是個酷炫新奇、充滿五光十色的成人「江湖」,吸引他們來趟「學業擺一旁」的直播之旅。基於未成年人的「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均尚未成熟定型,在各界一片「網路直播放過孩子吧」的聲浪中,實則業者與雙親、子女三方都責無旁貸。

《中國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政策研究報告》數據顯示,4.25億網路直播用戶中,青少年觀看直播的比例達45.2%。《人民日報》官方微博近日發起「玩直播應該限制年齡嗎?」的投票,在近70萬參與網友中,超過95%贊同「應該限制」,並有過半數認為開直播應以「18歲」為限,逾2成則投給應以「16歲」為限。

然而透過立法,禁止未成年人開直播,不僅違背基本法理、立法精神;更何況也有許多學者專家主張,需被限制應是「內容」而非「年齡」。直播平台本身為營利的商業機構,除全力引來用戶向主播打賞付費外,針對未成年人面對直播江湖一事,直播平台也應配合政策、輿論,強化內容分級,完善主播的入行門檻。

此外,時下青少年自幼即為網路「原住民」,直播則提供他們一個休閒娛樂,並可獲讚賞乃至打賞的管道。家庭、學校、社會應共同努力,一方面家長避免短視近利,耐心勸導子女莫沉迷直播,並提供理想的家庭、教育環境至關重要;另一方面子女也應認清本身以求學為重,追求自我學習、成長為上,才能出入直播而不染。

#直播 #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