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雙方同意於今年10月初在華府進行第13輪貿易談判,消息一出對全球金融市場都產生相當程度激勵作用。然而此次的談判結果,會不會讓美中貿易戰劃下句點,使得這個全球經濟景氣最大的不確定因素獲得平息,將備受市場關注。

美中貿易戰從開打發展至今,一貫不變的模式都是川普先動手後,北京再予反擊。而且最近兩次G-20會後的休兵談判,基本上都是北京先提議去除關稅制裁。由於美國主要是需求方,中國是相對的供給方,因此雙方拉高關稅基本上會讓美國遭受輸入型通膨影響,而替代效果高的中國出口產品,則會失去美國市場的市占率。但是近期美國經濟出現疲軟跡象,會不會是轉捩點?

從2018年7月至今,包括近日川普已經在推特預告10月與12月將對中國進口品加徵關稅,加上在8月初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前後等於是出重手打擊中國8次,而北京實際反擊其實只有4次,似乎回擊籌碼有限。且每次休兵談判後,都是川普先啟動下一波攻勢,因此造成對他性格善變的普遍印象。美國經濟景氣甚或股價的起伏是不是造成川普策略多變的主因,也引發諸多揣測。當其越是難以捉摸之際,最好是溯及川普從政思維起點;對照他三年前的總統競選承諾,試圖解讀其貿易戰密碼。

川普的經貿相關承諾都很具體,可以摘要成八點:一、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逼其上談判桌;二、強制中國尊重智財權;三、終止中國補貼措施與鬆散的勞工暨環保政策;四、對海外代工課稅15%;五、對中國進口品課稅45%;六、對所有進口品課稅20%;七、促進經濟成長達平均3.5%;八、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目前看來,這八項承諾落實的比重很高。川普警告北京不要拖延談判,他如連任會加倍施壓,而施壓的程度對照其承諾與301條款對美國總統的授權,川普的確可以將中國進口品的關稅拉高至45%。川普也表示如果沒有貿易戰,美股的表現會更好,但他提到該做總是要做,不能只看經濟表現。

如果將觀察的時間拉長,謹慎的解讀川普貿易戰動機,歸納川普貿易戰的最終目的有二:一要美中市場脫勾、二要美國自給自足。唯有美中市場脫勾,才能有效規避要素價格均等效應對美國勞動階層的衝擊。近期相當受到矚目的紀錄片「美國工廠」,該片描述中國的福耀玻璃在美國俄亥俄州投資設廠,然而福耀基於成本考量,無法提供原來在當地營運的GM汽車給美國工人的薪資水準。

至於GM汽車在當地關廠原因,則是無法展現貿易比較利益優勢,所以美國工人為了就業必須接受比較低的待遇,是為要素價格均等效應的顯著案例。TPP旨在推動貿易,會促進相關效應,所以川普當然要退出TPP。

美國是世界最大的消費需求市場,眾多國家倚賴出口商品或勞務銷美為經濟成長的引擎。全世界都想望這個龐大市場,美國本身又何嘗不想自給自足這超過14兆美元的內需消費市場。例如:今年第二季美國經濟成長年增率僅有2.3%,但是如果美國可以達成某種程度的自給自足-去除貿易赤字,則第二季的成長年增率可達8.6%。基於市場脫勾與自給自足兩大目標,可以看到川普的策略總是企圖讓美國企業退出中國、回流美國。此外只要對手沒辦法以不公平手段取得貿易比較利益優勢,美國製造的動機就會獲得提升。

以此看來,10月美中談判不太可能會是導向結局的轉捩點,亦即美中兩國戰到底的機率將比簽訂協議機率高。市場脫勾的話,我國廠商必須根據美、中兩大市場需求進行不同佈局。而美國追求自給自足的話,如何與回流美國的美商組成供應鏈,會是下一階段的挑戰。

#貿易戰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