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陽下的北斗星:臺北知府陳星聚──被遺忘的臺灣史關鍵人物》。(中華河洛暨開漳聖王文化研究會)
《艷陽下的北斗星:臺北知府陳星聚──被遺忘的臺灣史關鍵人物》。(中華河洛暨開漳聖王文化研究會)

編者按由中華河洛暨開漳聖王文化研究會出版的《豔陽下的北斗星:臺北知府陳星聚─被遺忘的臺灣史關鍵人物》,有系統介紹了陳星聚的事蹟,是一部研究陳星聚最具有參考價值的書籍。中華河洛暨開漳聖王文化研究會理事長廖俊傑表示:在臺灣,談到劉銘傳,不認識的人很少;談到陳星聚,認識的人更少。其實陳星聚對臺灣的功績,與劉銘傳前後輝映,甚至更有過之,出版此書目的就是在尋找遺落在歷史轉角的明珠。

紛亂的時代,迫使一介讀書人,必得承擔重任,棄文講武,參與實際的禦敵工作,而他農家出身的背景和這段連村結寨,辦理團練的經歷,磨練他成為一位苦幹力行的實踐者,也為他日後參與各種剿匪工作平添寶貴的實戰經驗。

河南省臨潁縣有個陳村,這兒的居民多姓陳,百姓自稱是唐朝陳元光的後代。唐高宗總章年間,因為泉州、潮州一帶發生民亂,朝廷派原籍河南光州的陳政、陳元光父子前去平亂。亂平後,朝廷在泉州和潮州之間另置漳州,派陳元光留任治理,因為他是首任地方官長,且對地方功績卓著,百姓遂將他尊為「開漳聖王」。今日閩、臺地區很多漳州百姓仍虔誠奉祀開漳聖王。興許是巧合,無獨有偶,一千一百多年後,陳氏血脈的後人中,又出現一位對閩省有治理功勞,強幹精明的陳星聚,而昔日的陳村,也因著陳星聚日後對臺灣的貢獻,在光緒十五年(1889)被更名為「臺陳村」。

舉人團練 軍功入仕

陳星聚,字耀堂,出生於嘉慶二十二年(1817)二月十六日。陳氏先人到底何時以及為什麼遷至臨潁已不可考,只知傳至他的祖上,家道早已中落,但有件事卻始終不變;儘管風光不再,仍保留著書香門第、詩書傳家的門風,所以他的父祖雖未出仕,以務農維生,但在地方上也算是飽學之士。

陳星聚是家中長子,從小性情沈穩剛毅,善讀書,待人厚而律己嚴,他循著過去士人的老路子,學而優則仕,所以也投身在科舉考試的行列中拼鬥奮進。道光二十九年,他在鄉試中高中舉人,這在地方上實屬不易,然而此時他已三十三歲,半生的青春歲月就銷磨在書海之中。陳星聚想再進一步進士及第,求取仕宦機會,所以赴京參加會試,結果鎩羽而歸。對大多數舉子而言,進士失利是常有的事,陳星聚本想苦讀再戰,豈料大環境丕變,讓這位望重鄉里的舉子,不得不擱下進京趕考的志業,走上另外一條保鄉衛國的道路。

道光三十年(1850),洪秀全創立的拜上帝會在廣西省桂平縣金田村起事,國號太平天國,他沿著長江一路往下游進攻,沿江的省份全部受到太平天國的波及,此時清朝剽悍的八旗軍隊早已垮了,綠營軍隊也腐敗不堪,根本不足以平亂,以致於打著宗教旗號,吸收排滿份子,倉促成軍的太平天國,居然擾攘十餘個省份,二千餘里,無一淨土,前後長達十六年之久。太平軍所到之處,各地的土匪也趁火打劫,搞得民不聊生。此時北方的捻匪趁勢而起,與太平天國南北呼應,攪得清朝既窮於應付外來的西方列強,又焦頭爛額地在各地弭平內亂,無奈綠營官軍已不堪用,無法保民衛國,百姓不得已,只好自救,各地亂事的平定,多仰賴百姓自組的鄉勇團練。

咸豐初年,捻匪從淮北一路蔓延到豫東、蘇北、魯南等地,情勢愈演愈烈。捻匪之得名,是因為在淮北、豫東一帶的農村裡,迎神賽會時要搓捻紙張燃油燒,紙要成捻,而捻匪為亂時,人數不定,少則數人、數十人,稱為小捻,人數多時可多達數百人,稱為大捻,說穿了,就是農民土匪,因為日子不好過,只好當起土匪,東一股、西一股到處集結,百姓無以名之,就將這些大大小小,一股一股的土匪稱為捻匪,以示像捻紙一般集結在一起的意思。因為多是農民為亂,所以年頭好時,捻匪少,而年頭歉收時捻匪就增多。這些捻匪,往往各自為政,不相統屬,組成分子也頗複雜,他們沒有遠大的奮鬥目標,同時游移不定,只是在亂世中用卑劣手段投機求生的一些百姓。

早在嘉慶年間,豫東、淮北一帶就有捻匪,但為數不多,均是一些烏合之眾,他們搶掠地方,打家劫舍,但遇官軍則走避,不與之相抗,朝廷認為這些區域的盜匪,不足為患,並未派軍圍剿,及至太平天國亂起,淮北地區受到太平軍襲捲,在清廷疲於對付太平軍之際,捻匪趁勢而動,便蓬蓬勃勃地壯大起來。捻匪中慢慢形成幾股較大的勢力,例如皖北的張洛行,他們劫掠的區域範圍很大,忽而此、忽而彼,游移不定,更時而與太平軍合流,危害地方。

兵燹四起 彌無寧日

咸豐三年(1853)太平軍的一支偏師攻入河南臨潁縣,從此兵燹四起,彌無寧日,《重修臨潁縣志.兵戈志》記載當時的情況「此後盜賊蜂起,燒殘殺掠,飄忽去來,十餘年間,賊無歲不數數至,民之流離顛沛,十室九空,其禍不可勝言矣」。掠奪與破壞當地的,最早是太平軍,繼之而至的除了捻匪還有河南方城附近的裕州土匪,其中又以捻匪為害最甚,百姓攜家逃難者甚夥,致使田園荒蕪,遍地丘墟,滿目蕭條,苦不堪言。清廷調派部分湘軍及官軍四處圍剿,均無法有效遏止捻匪,各地只得自己辦起團練自救救人,究其實就是務正業的百姓自己武裝起來對付不務正業的百姓土匪,及至僧格林沁的大軍投入剿捻,情勢方為之改觀,同治六年(1867)以後,捻匪才不再危害臨潁縣境。(待續)

#團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