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行在6月底的專欄「非美貨幣後市強弱,人民幣動見觀瞻」中,強調在美國對中國調升關稅的影響下,人民幣適度貶值可以抵銷美國增加關稅帶來的效果,貨幣貶值伴隨的寬鬆貨幣政策也可刺激國內景氣,因此人民幣走貶的機會確實不小。

美緊盯陸匯率操縱

然而,一旦人民幣出現大波段的貶值,副作用將相當嚴重。除了人民幣貶值將直接影響中國企業的美元債償債能力,且美國在貿易談判中不時提及匯率操縱議題,若人民幣過度貶值,將招致美國更進一步的攻擊。果不其然,美國在8月再度對中國拉高關稅後,人民幣貶破7.0的重要心理關卡,美國也隨即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從經濟數據來看,中國的景氣狀況確實險峻,8月出口年減1%,由紅翻黑;而中國的生產者物價(PPI)年增率持續下行,消費者物價(CPI)年增率卻是上揚,顯示企業利潤狀況不會太好,因此單就景氣而言,人民幣弱勢格局延續的機率是相對較高的,況且人民幣貶破7.0的重要關卡後,市場暫無後續底線價位的共識,在美中貿易談判不確定仍高的環境下,更增添後續貶值的想像空間。

為什麼本行認為人民幣並不到無序貶值的程度呢?主要分析理由是,因一個國家被加徵關稅之後,匯率價格本就會有市場力量的調整,以抵銷關稅帶來的衝擊。觀察8月以來人民幣的走勢,除了美國總統川普兩次對中國加徵關稅,使得這兩個時點的人民幣出現一次性的價位調整,其餘時間人民幣走勢尚稱穩定(見圖)。

人行不樂見過度貶值

另一方面,人民幣8月這次走貶並非如美國所言是中國官方刻意為之,頂多只能說是官方沒有出手去守住7.0的價位,從中國人行近期公布的中間價大多高於券商模型計算出的價位來看,事實上中國人行是希望穩定匯率、避免過度貶值造成的後遺症。

而中國人行於9月6日宣布全面降準,雖是寬鬆貨幣政策之舉,一般認為會減少中國的利差優勢,進而造成人民幣持續貶值的壓力,不過今年以來全球利率下行趨勢明顯,美國長天期殖利率來到2016年8月以來的新低,因此中國的利率仍對市場資金具有一定吸引力。中國取消QFII和RQFII的額度限制,也是希望可以多吸引外資流入,提振市場情緒。

綜合來看,美中貿易戰未解之前,人民幣弱勢格局不易改變,但整體風險仍可控。而由於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原物料進口國,人民幣弱勢將影響進口的購買力,也對原物料貨幣(澳幣)和新興市場貨幣造成一定的壓力。不過加幣雖同為原物料貨幣之一,今年表現卻是異軍突起,主要是受油價大致穩定,以及加拿大央行貨幣政策持穩所致,是可以留意的貨幣之一。

#美國 #關稅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