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泡沫經濟瓦解後,破產件數一直維持著空前的低水準,但近來這種狀況已產生變化。隨著《中小企業金融圓滑化法》落日,銀行業不必再配合「挺企業」,加上大環境欠佳,各行各業的整併與破產潮已若隱若現。

■Labor shortages are a growing issue for companies struggling to stay in business.In 2018,they resulted in 387 bankruptcies.

日本《現代商業》雜誌報導,據「東京商工調查」的統計,日本2018年破產的件數達8,235件,已連續十年較上年減少,達到30年來第三低的水準。日本成為「無破產」社會,其實是政策使然,直接原因是2009年引進的《中小企業金融圓滑化法》,但所有相關的政策施行至今年3月結束,銀行也不再受此法的拘束。

《中小企業金融圓滑化法》規定,資金籌措困難的中小企業向銀行要求更改還款條件時,銀行必須重新考慮減免利率或放寬還款期限。此法律若不存在,銀行面對貸款企業經營困難的情形時,也不會輕易地再提高放款額度。此法是限時的立法,雖然2013年已失效,實質上仍有法律的約束力,因為日本金融廳要求銀行在法律結束後也有報告的義務。

中小企業經營環境惡化

金融廳隨著此法的實施,即要求銀行提出「貸款條件的變更實施狀況」報告,貸款方的貸款條件變更時,必須隨時向金融廳報告狀況,以監視銀行是否有遵循該法的規定因應。對銀行而言,法律結束的同時,銀行也不太可能改變貸款條件,一直到「安倍經濟學」開始實施之後,才以緊急狀況等為前提,繼續實施救濟中小企業的措施。

另一方面,自從安倍經濟學實施寬鬆貨幣政策起,銀行抱著大把大把的資金,卻苦於開拓貸款方的市場。從企業的角度看來,無論貸款多少錢都沒問題,也不會發生超貸遭銀行收回的事情。

日本長期消費低迷,中小企業的經營環境惡化,銀行按照政府的意思無條件持續提供中小企業融資。許多企業前景不明卻不缺資金,持續向銀行貸款,沒想到為這樣的狀況畫下休止符的竟是寬鬆貨幣政策造成的異樣超低利率。

銀行長期提供低利貸款而無法獲利,使各大銀行的收益大幅下跌,只能靠提高手續費收入、進軍海外市場等多角化經營來增加收益來源,儘管如此也幾乎快到極限了。

大銀行開始大裁員

日本大銀行已負擔不起超重的人事費以及維持分店網的成本,故已開始計劃數萬人規模的大裁員,希望藉由瘦身來改善經營體質。地方銀行的情況更加嚴苛,各行為了擴大規模,開始與他行合併經營,主要銀行的合併已告一段落,今後為了顯現合併的效率,可能將要開始削減成本。

報導指出,今年3月起,《中小企業金融圓滑化法》的所有政策結束,銀行沒必要再向金融廳提出報告。大銀行開始大裁員、地方銀行的合併經營等,全都在同一時期進行,這絕對不是偶然。

從昭和到平成一直維持的日本型金融系統最終是不可能長久的,金融廳應該趁著圓滑化法完全結束的契機,著手進行金融系統整體的重新整編。

日本人口減少、經濟衰退,過多的企業將被迫退出市場,這是必然趨勢,而且已有了大破產時代來臨的徵兆。根據帝國資料庫的調查,2018年度餐飲店破產、停業、關門等件數較前年度增加7.1%,是2000年度以來最多的。即使形式上不是破產,但因客人減少、經營者年邁、人手不足等經營環境惡化而關門的例子也越來越多,今後很有可能還會增加。

#企業 #中小企業 #中小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