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考試院院史》即將出版,這部30多萬字的大書,我逐字校讀原稿,沒有略過一個標點符號,盼將公務員的文字,轉為國民都能接受,而且傳諸久遠。現就書中所載,人事行政局的成立,對考銓制度的影響,請教現在的人事行政總處。

人事行政局是戒嚴時代的產物,所據為《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當時的政府為了便宜行事,於55年3月22日,第3次修正臨時條款,第5款規定:「總統為適應動員戡亂需要,得調整中央政府之行政機構及人事機構。」56年7月27日,總統據此公布「行政院人事行政局組織規程」,同年9月16日,人事行政局成立。它的組織規程雖然規定,有關人事考銓業務,並受考試院之指揮、監督,其實指揮者是行政院,否則也不必修正臨時條款了。

當時我雖年幼,已記得家父(周世輔先生)大聲疾呼,反對此舉破壞五權憲法,而且不惜與政府撕破臉。現在我與這個政府撕破臉,也是因為它一再違憲,甚至擅改國號為6個字,成為名副其實的偽政府。80年5月1日,動員戡亂時期終止,人事行政局理應撤銷,業務回歸銓敘部,但已尾大不掉,繼續違憲存在了。82年12月30日,立法院在爭議中,三讀通過《人事行政局組織條例》,拿掉並受考試院之「指揮」2字,只剩下「監督」,行政院至此正式擴權,說明所有政府都是貪婪的,必須喚起民眾。

徐有守先生指出,人事行政局的成立,是考試院有史以來,所遭遇的第一個暴風雨。從此以後,政府的人事管理業務形成一國二公,銓敘部與人事行政局的權力糾葛不清。其實,行政院侵門踏戶的結果,考試院節節敗退,情何以堪?例如,我國的人事機構,具有一條鞭的特色,依據為人事管理條例,主管機關本為銓敘部。考試院透過一條鞭的系統,將命令傳達到行政院及所屬機關,但人事行政局成立後,接管了行政院的系統,人事單位主管改由人事行政局派免,中央和地方機構皆如此。人事行政局更通令人事機構,有關考銓的業務,不得直接與考選部和銓敘部行文。這樣的舉措,當然是奪權了。尤有甚者,人事行政局當時是以行政命令,侵奪法律所賦予銓敘部的職權,而政府聽之任之。

院史告訴大家,人事行政局成立後,考試院的憲定職掌,在執行層面多數轉由人事行政局負責,改變了原有憲政人事行政的組織體系及權力分配,獨立的考試權運作已受影響。「由於人事行政局所依據的各項法令,不無侵犯《人事管理條例》的疑慮,因此不論其是否有效扮演管制者的角色,站在考試院的立場,皆難認同。」這樣的結論,現在的人事行政總處以為然否?《詩經》說:「誰生厲階,至今為梗。」此處的厲階,也就是禍源,乃過去的政府。這個政府因此受惠,更變本加厲,擴大違憲,卻又清算鬥爭前朝,已不知人性為何物了。(作者為考試委員)

#行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