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遠山區的居民在家中看著亮起的燈光好興奮。(取自公眾號@電網頭條)
偏遠山區的居民在家中看著亮起的燈光好興奮。(取自公眾號@電網頭條)
湖北供電員工泡在水中鋪設深水電纜。(取自公眾號@電網頭條)
湖北供電員工泡在水中鋪設深水電纜。(取自公眾號@電網頭條)
2008年8月30日,青海瑪沁供電公司人員在黃河上游將電線桿用浮筏運到對岸。(新華社)
2008年8月30日,青海瑪沁供電公司人員在黃河上游將電線桿用浮筏運到對岸。(新華社)
「電力天路」建設者腳踏銀線,行走在群山之巔。(取自央視網)
「電力天路」建設者腳踏銀線,行走在群山之巔。(取自央視網)
2018年大陸五大發電集團營收及成長率
2018年大陸五大發電集團營收及成長率

2015年12月23日,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果芒村和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長江村合閘通電,大陸最後9614戶3.98萬無電人口用電問題得到解決。放眼全球,大陸是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讓14億人口全民用上電的國家。

但「戶戶通電」工程投入巨大,平均每戶投資1.33萬元(人民幣,下同),約合新台幣6萬元。通電成本是正常農村通電成本的10倍以上。青海、新疆、西藏、四川等省區的部分偏遠地區,每戶投資達4萬元左右,按照農戶月正常用電量50千瓦時的電費計算,這個投資費用可供家庭用電100年。這還不算投入資金的利息以及日常的人工維護成本。

41根電桿為3戶供電

1996年2月18日(除夕),山東在大陸率先實現全省戶戶通電。為了給臨沂蒙山頂上的幾戶人家通電,30多名電力工人奮戰50天,架線6公里,立桿100多根,終於將電送上山頂。在福建三明尤溪縣中仙鄉華西村,為了讓兩位老人用上可靠電,供電公司在村裡新增一台變壓器,專門從10千伏華口線架設了800多米導線,組立了12根電桿。

在福建建甌市小橋鎮埂頭村,鄉親們大多數都搬到鎮裡去了,村裡只剩下3戶人家。供電員工沒有忘記這裡,2007年,用了兩個多月時間,幫村裡架設41根電桿和2.9公里供電線路,還安裝了變壓器。在陝西藍田縣焦岱鎮樊家村,供電公司更是架設500米「專線」,只為一戶低保戶供電。這些場景,只是大陸戶戶通電、服務民生的冰山一角,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如今,即使在最偏遠的農村,供電可靠率都達到99.8%。

萬里送電不計代價

又例如,四川若爾蓋包座鄉俄若村卡美寨,距離縣城110多公里,有無電戶47戶249人。解決用電問題需要從鄰近的九寨縣接引電源,建設15.6公里10千伏線路及相應設施,總投資393.55萬元,戶均投資8.37萬元。僅供電部分的投資就與農村建房的成本相當。儘管如此,電網的毛細血管還是義無反顧地延伸到各個角落。

上世紀八十年代,大陸山區電力施工架線,一根核桃粗細的輸電導線,需要幾十人乃至上百人用扁擔挑著上山進行施工放線。在西藏,當年未通電地區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架設線路要翻越高山,運輸靠犛牛運、馬幫馱、人肩扛。有的地方施工周期短,地處高原峽谷內,全年無霜期僅為110天左右。

險峰絕壁使命必達

2014年4月12日,隨著一條10千伏供電線路合閘送電,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瑪峰大本營正式通電。同時,讓沿途21個鄉村1011戶居民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廟絨布寺,都用上了可靠電力。在繼青藏、川藏電力聯網工程之後,2018年11月23日,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超高壓電網工程──藏中電力聯網工程也投運。大陸的電網人冒著生命危險將電送到險峰、送到絕壁、送到雲端,成就了14億人全部用電的「超級工程」。

#大陸 #供電 #投資 #架設 #電網 #工程 #電力 #成本 #線路 #通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