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第一大化合物磊晶廠全新光電,受惠5G產業即將進入爆發期,加上華為事件「去美化」推波助瀾,開始與台系PA(功率放大器)廠合組「大聯盟」,成功取得大陸智慧型手機供應鏈門票,董事長陳懋常興奮的說,感謝上帝,這次可能是全新一次翻身的大好時機。

全新為砷化鎵(GaAs)上游磊晶廠,在智慧型手機iPhone XS、XR、華為P30 Pro及三星的Galaxy的機身內,部分機種的基頻及PA都採用它的基板。陳懋常表示,中美貿易對峙非但對公司沒有影響,反而成為去美化的受惠者。

擺脫博達陰霾 產業大逆襲

目前英國半導體廠IQE為產業龍頭,2018年全球市占達54%,全新位居二哥地位,市占約25%,Sumitomo Chemicals排名第三,市占13%。

全新一直在產業中以老二自居,陳懋常認為,產業如果惡性競爭,會「戰」成兩敗俱傷,因此,經營企業不一定要爭第一,而是聚焦讓產品更有競爭力,除了不易被競爭對手取代外,當機會出現時,也才能把握得住。

全新目前股本僅18.49億元,但看準了砷化鎵產業前景,在2018年罕見地投入10億元資本支出購買機台、進行擴廠,卯足全力爭取大陸市場市占率,面對2020年5G世代來臨,公司已在戰鬥位置上已就定位、蓄勢待發。

其實,砷化鎵產業並非一帆風順的,2000年砷化鎵晶片屬於國防工業,如何移轉技術並大量運用,引起各方論戰,當然過程中也碰到不少瓶頸。2000年時,砷化鎵搭搶LED及光通訊兩大題材的順風車,產業人氣邁到高峰,在台灣成顯學。

全新在2002年1月24日以24.6元掛牌後,不到1個月時間股價最高揚升至51.5元,漲幅高達1.09倍,然而,在2004年爆發博達掏空案,砷化鎵產業頓時成為全台票房毒藥,全新股價從天堂墜入地獄、甚至在2004年時股價一度出現6.65元低價。

陳懋常不諱言指出,公司成立之初,除2000年曾短暫由虧轉盈外,還曾一度出現連續8年虧損。他強調,打斷手骨顛倒勇的壓力,「也塑造出企業一個(技術)門檻出來」,也因為高技術門檻,就不用擔心市場會在短時間內供過於求,經營者只要專心聚焦在產品的未來性持續發展,讓技術「說話」。

隨5G通訊、車用電子及物聯網世代來臨,化合物半導體材料擁有高電子遷移率、直接能隙與寬能帶特性,產業特性開始勝出。全新光電配合晶圓製造商選擇適當特性的基板,以矽、鍺、砷化鎵等材料作為半導體元件製程的基板,成長出數百層化合物半導體磊晶層,再透過IDM(整合元件製造廠)或IC設計、製造及封裝等步驟,完成整個元件的製造流程。砷化鎵雖然屬利基型產業,但上下游與矽晶圓一樣同為浩瀚工程,缺一不可。

5G商機帶動射頻晶片的需求,而PA正是射頻晶片的關鍵器件,商機即將起飛。全新站在砷化鎵領域的上游,已熬過10多年的產業寒冬,開始苦盡甘來。

萬物皆連網 迎百花齊放商機

憶起創業之初,陳懋常開玩笑說,當年「就是因為不懂才跳下去,懂了我就不敢跳下去了」,而今的他累計了20年的微電子與光電子產品研發的經驗,搭配了六吋磊晶廠的品質及成本優勢,築高競爭對手不易越越的門檻。

近期大陸手機廠建構的射頻供應鏈浮出檯面,PA三雄穩懋、全新、宏捷科全數擠進紅色供應鏈名單,這三檔5年前股價僅25~30元的銅板股身價三級跳,產業地位也大躍進。站在產業上游的全新,在陳懋常帶領下,一步一腳印,全力打造亞洲版第一品牌的化合物磊晶廠版圖,並逐步開花結果。

#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