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宣布退出國民黨,2020年大選情勢出現重大變數。國民黨初選之後,郭台銘動作頻頻,一方面密集籌備獨立參選,另一方面又與柯文哲眉來眼去,如今終於到了揭曉答案的時刻。

郭台銘無論做出何種最後的抉擇,恐怕都注定是輸家。他宣布退黨後,對國民黨發出激烈的批評,引發藍營支持者和國民黨上層的反彈,正所謂君子絕交不出惡言,郭台銘不但口出惡言,更違背接受榮譽黨員證書時的承諾,與國民黨信奉的價值觀背道而馳。他的退出,不會分裂國民黨,反而會讓黨更加團結。至今都沒有任何國民黨立委候選人或者地方重要人士倒戈郭營,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原本就是相互拉抬,從這一角度看,郭台銘沒有陸軍戰力,如何取得大選勝利?

事實上,無論郭台銘多麼強調經濟選民和中間選民,他的票源其實依舊離不開藍營,當中最主要者就是所謂菁英藍、知識藍和經濟藍,無論這些藍營人士原本對郭台銘有多麼高的期待,但都不會認同他撕裂國民黨,讓民進黨漁翁得利的做法。蔡英文因為施政不利,已經引發全民不滿,郭台銘的參選反而幫她解套,國民黨若陷入內鬥僵局,將沒有能力對蔡英文構成威脅,而一個看起來比較團結的民進黨,大有躺著也能贏的趨勢。

這正是藍營選民的憂慮,去年九合一選舉掀起的巨大聲勢,讓國民黨人認為明年勢必會在大選中旗開得勝,如今的局面卻讓大家充滿了危機感,大好局面已經面臨崩盤的危險,當蔡英文還在大肆販賣芒果乾之際,藍營選民才是真正對中華民國充滿了「亡國感」。郭台銘口口聲聲要救中華民國,但其所作所為卻是十足的害了中華民國。

當然,已經宣布退出國民黨的郭台銘,或許已經不在乎國民黨的生死存亡,他自認為和柯文哲的合作,可以爭取中間選民特別是年輕人的支持,因此,即便沒有藍營的支持也無所謂。然而事實真相恐怕並非如此,柯文哲成立民眾黨,但自己卻沒有下場參選,實際上就是在利用郭台銘的財力來拉抬民眾黨的立委選舉,換言之,柯文哲終究只是在利用他。事實上,基於相同的目的,柯文哲同時也在跟時代力量等小黨積極協調,台灣民眾黨和時代力量瓜葛相連的局面,恐怕跟郭台銘的基本立場完全背道而馳。

換言之,郭台銘同柯文哲的組合本身就只是一個基於選舉需要的策略聯盟,彼此之間缺乏理念和支持群體的交集,就算最後雙方能夠達成合作共識,未來的選戰過程中也會陷入內亂狀態,也可以想像後續會有多少狗血劇情上演。

柯文哲是台灣政治場上的獨特現象,他擁有居高不墜的人氣,縱使民進黨發動文宣機器大加撻伐,他依舊擁有基本支持力量,但他過去幾年的站台歷史,基本上都是以失敗為主,這也意味著,他很難將自己的人氣轉嫁給別人,從這個角度看,郭台銘想要挖走柯文哲的支持者,恐怕沒有想像的那麼容易,很可能到頭來又是一場空,一如柯文哲過去幫忙站台的眾多政治人物一樣。

或許郭台銘自認為擁有與眾不同的特質,台灣首富和「經濟人」的形象有助於自己與傳統的政治人物做出區隔,因此,他跟柯文哲的合作,自然不會像其他政治人物那樣過於依賴柯文哲。但是,郭台銘並沒有提出什麼令人耳目一新的政策主張,唯一成為媒體話題的0到6歲孩童由國家養,除非找到財源,否則不可能實現,至於其他政策論述,則完全沒有給人留下任何印象。

對於台灣社會普遍關心的兩岸和外交問題,郭台銘也只能不斷強調自己的豐沛人脈,強調自己可以直通北京和華盛頓。然而,兩岸和外交這種牽連國本的大事,又豈能是私人關係可以左右?郭台銘在未提出具體可行的主張之前,一切的承諾終究是不切實際的口號。

郭台銘更大的罩門,在他的龐大企業帝國。鴻海正面臨轉型問題,應如何因應,這是郭董事長應該對投資人說清楚的,而他和鴻海的利益緊密相連,應如何切割,則是郭總統候選人必須釐清的,但這兩件事,他都含糊以對。

郭台銘參選已造成鴻海股價波動,政治風險將對其企業經營帶來衝擊,鴻海轉型都困難重重,郭台銘另闢蹊徑想從政治權力中找解方,恐怕到頭來又是一場空。奉勸郭董,不可不慎。

#郭台銘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