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總經理都被停職,公司資訊系統仍在金管會觀察名單,公司上市時間遙不可期,增資壓力年年增加,業務員工會仍在到處抗議,南山人壽在台灣金融史上真是創下不少首例,金管會從2011年新南山成立以來陸續頒布不少「南山條款」,讓南山人壽的路愈走愈窄,但為何會走到今天這步?

大家都聽過北風與太陽的故事吧?要一位旅人脫掉大衣,使勁的吹北風,不如和煦的陽光,與其自以為是法律界專家或金融界大老或政商關係絕佳,要跟金管會知法論法、辯論合法與否,不如乖乖依法照走。就如大陸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話「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南山人壽覺得自己合法沒有用,要金管會覺得合法才叫合法。

新南山人壽沒有杜英宗,該找誰來經營?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話不是說得很白嗎?想驗證「強勢領導人,還是單純專業經理人」?南山人壽總經理許妙靜10月19日左右即可復職,金管會要的不是強勢的董事長,而是一位專業的總經理即可。

金管會限制南山人壽大股東10年不得出脫持股,至少到2021年8月之前,潤成投資都是要負責增資、負責南山人壽的財務健全,剩下的就交給專業經營團隊。

南山人壽所以被頒布許多南山條款,就是用太多「創意」去挑戰金管會的監理,又太過高調,例如立法院關切國際板投資、壽險資金大量外流之際,南山人壽「促成」卡達國際板債在台灣與盧森堡雙掛牌,壽險業又包了300多億元,南山人壽又是壽險業投資國際板債第一大,於是限制國際板債券投資額度,一樣被冠上「南山條款」。

南山人壽另一個致命傷是多年來處理不好跟業務員工會的關係,堅持業務員與公司之間是承攬關係而非僱傭關係,更強調與業務員的官司都勝訴、不接受業務員的威脅等,於是業務員不斷到處陳情、爆料,讓南山人壽常常小事變大事。

之後又發生投資部主管在Line群組報明牌、取消收費員制度遭保戶抗議,還有連續多年獲利100~200億元、要拚上市櫃,這些如果可以好好跟金管會溝通,都不是大事,但重點是南山人壽處理事情的方式跟一般壽險公司都不太一樣,急著證明自己是對的、站得住腳,讓金管會覺得被施壓。

或許,沒有杜英宗的南山人壽,就該學著當個謙卑的小太陽吧!

#南山人壽 #人壽 #金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