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時報》報導大連銀行加大不良債務投資是一次豪賭,目的是在績效不彰的經營困境中走一步險旗。同時報導指出該筆投資與銀監的監管方向背道而馳。

不良資產投資回報高

然而平心而論,中國大陸相對封閉的金融系統豈是兩三個事件便可以總結出以管窺天的驚人發現。首先來看看不良債務投資是不是一個高風險投資標的,以大連銀行的資產總額為4180億元人民幣,投資幾個億人民幣的不良資產僅僅占總資產規模的極小部分;同時在利差縮窄的銀行經營環境下,不良資產的投資回報比貸款來的高,風險並不一定比貸款高。對於大連銀行的加大不良債務投資而加大經營風險的憂慮,可能有點杞人憂天。

其次,利潤下滑是大規模提列資產損失,主要是該行準備異地設立分行的監管要求,是該行進軍一線城市的起手式、有別於將不良資產做為表外隱藏的規範經營行為。

再者,大連銀行的第一大股東東方資產便是做不良資產處置起家的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其任務是購買不良貸款。大連銀行的經營高層由東方資產管理公司派任,在經營許可範圍之內投資不良資產是其經營優勢,為何不多加利用。

確實,大陸部分中小銀行的不良資產實際高到20至30%,以表外的形式將不良資產做隱藏來美化帳面看是一個心照不宣的事實。但中國大陸金融官員對於銀行業的健康發展時刻保持謹慎和畏懼,他們之中不乏學有專精且訓練有素的技術官僚。從過去處理不良資產的經驗而言,大陸確實有自己可行辦法。雖然引發一些爭議,但是他們平穩度過自己的風險。

1999年4月,大陸第一家資產管理公司──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在北京掛牌成立,接收了建設銀行的3730億的不良貸款。隨後,華融、長城、東方3家資產管理公司相繼成立,與其他三大國有商業銀行──工行、農行和中行相對應,分別接收了4077億,3458億,和2674億的不良貸款,4家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合計接收不良貸款達1.4兆。

2004年3月開始,四大AMC不僅僅向四大銀行,也開始向更多的金融機構如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等金融機構開展商業化收購不良資產。經過第二次大規模剝離,四大銀行的不良率有原先的25%普遍降到5%左右。儘管四大AMC的處置模式,共管帳戶的債實際上就是左手倒右手,引發了爭議聲,但很快就被經濟列車快速前進的轟隆隆聲所掩蓋。

與地方政府共生模式

筆者曾經到訪一個也為不良資產所困的地方銀行,可是他們卻完成了掛牌從信用社轉型成農商銀行,意味著他們不良率的指標通過了監管當局的檢驗。

深入了解,原來是地方政府拿了一塊土地和他們的不良資產置換,讓這家地方銀行甩掉不良包袱輕裝上陣,重新開始。

進一步分析中小銀行與地方政府的共生模式,地方性中小銀行在當地的發展多多少少受到行政的干預。這種行政的干預通常也具兩刃性,銀行一方面可以取得財政存款的支持,同時也需要擔負一些政府指派的放款任務,有時候會成為不良資產發生的原因。當然不良的形成有一部分是配合政府的歷史遺留問題,小弟有難,大哥出手相救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也可以說成是具有中國特色的銀行經營模式。

西方學者曾經這樣評論中國:中國研究是一所大學,但是我們一直在這所大學裡畢不了業。誠如西方媒體看大陸銀行投資不良資產發現的驚歎示警,我們到底是有驚人發現還是杞人憂天?當然大陸的銀行經營者也會淡定的和你說,我們有我們的辦法。(全文見中時電子報)(作者為廈門大學金融學博士生)

#投資 #風險